《桃姐》之後,最溫暖人心的香港電影|香港影后惠英紅 挑戰高難度演技作品 絲絲入扣詮飾失智症患者|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 如何相知相伴 劇情平實動人 觸動最深處的情懷—《幸運是我》。

10/28(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有親不相親,無親卻相近。兩個互不相識的孤單人,卻在對方身上找到了溫暖。

陳介旭(陳家樂 飾)自小父母離異,由母親養大,當母親因病去世後,他希望尋回唯一親人─爸爸。獨居女子芬姨(惠英紅 飾)為人糊塗,記性又差,靠著分租房屋維持生計,機緣巧合下,她將房子分租給阿旭,二人發展出一段仿如親人的關懷,各自溫暖對方的孤寂。

阿旭終於找到爸爸,但爸爸早已另組家庭,對他極為冷淡。此時,芬姨記憶力差的情況愈來愈嚴重,社工人員發現情況不對,建議她到醫院檢查而被證實患了失智症。芬姨無兒無女,為免無故要負上照顧的責任,阿旭決定連夜離開,卻意外看見芬姨在大街上焦急的尋找他……

何謂認知障礙症(台灣稱作失智症)?也就是俗稱的老年痴呆症,起先我以為這個症狀就是你我熟知的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腦退化症),但查了一下才知道,原來阿茲海默症僅占失智症中的50-70%,剩下還有如血管性痴呆(Vascular dementia)、路易氏體型失智症(Lewy body dementia)以及額顳葉型失智症(Fronto-temporal dementia),所以並不是所有失智症患者都是相同原因,只是大多數人比較常聽見的是阿茲海默症。而其病狀則依時間近久有所差異,但用比較熟悉的說法就是會開始忘記很多事情、記不起剛剛說的話、做的事等等,而根據醫生指出,很多人認為步入老年期後記憶力衰退極為正常,但正常的衰退「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習慣」。

因此若是及早發現有身邊的人開始出現與過去日常習慣相違背的情況發生,就要抱持著懷疑他是否罹患失智症而盡速去醫院檢查,接受評估與治療是相當重要的,或許不能根治疾病,但卻能減緩日後惡化的時間,再查過資料後,就會對《幸運是我》中的劇情與人物舉動有些了解。不過其實是不是真的去深入了解失智症好像不是那麼重要(當然在戲外還是很重要啦),因為觀影的途中已經被芬姨與阿旭的互動感動到一蹋糊塗,很多時候都還要擦掉眼淚,才不至於讓淚水模糊視線,或許這樣說有些浮誇,可是想到已經60幾歲的老媽,說著「我剛剛要幹嘛啊」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心裡還是忍不住擔心、難過。

近來要講到有關失智症的電影,我想就是成功助茱莉安摩爾於奧斯卡封后的《我想念我自己》吧,不過對比《我想念我自己》的嚴肅沉重,《幸運是我》劇情則較為輕鬆活潑,選擇用一種陽光正向,要對未來抱持希望的感覺去講述這樣一個令人心痛的病症。

阿旭在相依為命的母親病逝後,為了找到分開多年的父親,即使他不願意,但還是希望父親好好陪他去祭拜母親,於是他隻身一人從廣州來到香港,因為沒錢繳交房租被趕了出來,因緣際會下認識了有再租房子的芬姨,不過初見面的他應該一眼就看出芬姨有著容易忘事情的毛病,若非不得已我想阿旭不會去懇求芬姨將房租給他。阿旭與芬姨就開始了同居生活,而阿旭在逐漸習慣香港生活的同時,為了有錢付房子跑去社福團體工作,一邊也在打聽父親下落。可就在某天,當他得知芬姨容易忘東西的症狀其實是因為得了認知障礙症後,他跑走了,趁芬姨在染髮的時候偷溜走,當看到芬姨頭套套著走出浴室,邊問著阿旭問題卻沒人回應,到他房間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開始著急地打電話找人,還不顧自己會迷路的風險跑到大街上尋人,看她哭了我都哭了...

「在這個社會不就是你幫幫我,我幫幫你嗎?」

其實我在想,這句話的意義,因為在現今這個社會上,路邊相救不少見,可要變成照顧一個陌生人一輩子就有些困難,後來我想到,或許是因為阿旭本身生長環境所致,長期與母親相依為命,使得他將「母親」的影子投射在芬姨身上,母親也是因病過世,芬姨生病更令他感到難以放下,如果今天患了認知障礙的是名男性,阿旭的想法與做法可能就會有所改變了,而阿旭父親在最後再一次傷害了阿旭後,阿旭對於「父親」這個角色肯定是更加怨恨與難以諒解,不過因為有了芬姨,阿旭開始釋懷,芬姨本身是認知障礙患者,「忘記」對她來說是最容易卻最不想做到的事情,可為了阿旭這個「兒子」,她願意柔聲告訴他「醒來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那不單單是以自身的經驗安慰,更像是身為母親對孩子的溫柔保護。

也正是這場接近尾聲的戲,讓阿旭與芬姨的關係有了明確的建立,從自認的單方面包容,變成了雙向的扶持。

在《幸運是我》當中,人與人的互動值得關注,不僅有阿旭與芬姨這對陌生母子,其他的也是。人往往就容易只在意自己所在意的人,因此對不是自己在意的對象漠不關心,如阿旭的修車行朋友發仔,因為他是阿旭的朋友,於是他幫他找他爸爸,在他有困難的時候幫助,當阿旭告訴他芬姨有認知障礙後,第一時間就叫他趕快離開,不是他冷血無情,而是人之常情,阿旭對發仔來說是記在心上的朋友,可他對芬姨卻完全不認識,要如何去勸阿旭照顧一個自己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或許正因為感受到了社會冷漠,電影中才會多次強調「在這個社會不就是你幫幫我,我幫幫你嗎?」這樣的道理,這絕非是種勸世說法,而是導演希望能夠成真的童話故事。

此外,《幸運是我》巧妙安排了兩個角色,花膠姐以及小月,前者戲份非常少,少到會誤以為她只是跑龍套,可她真正用意是讓阿旭先透過她,慢慢地喚醒他內心柔軟的部分,在花膠姐出車禍死亡後,阿旭對病患、獨居者容易出事的恐懼感與不安感可謂爆發,也才讓他「真正」開始去關心並了解芬姨的人。若從一開始就將阿旭設定為擁有滿滿愛心的人,這部電影就會脫離現實,他與芬姨的故事也不會那樣真摯動人,「阿旭」整個人的改變與「芬姨」的精湛演技,才是《幸運是我》最為精采的部分。

至於小月,其實她的戲分有點少,不過也能看出導演想著重在母子情上,而非男女關係,小月這個角色最重要的一場戲,莫過於她離開香港回到故鄉,再給阿旭的手機訊息裡的那段話,「際遇講求要看緣份,不管如何,沒有可惜,只有珍惜」一段話直接將全片重點整理給了觀眾,也讓電影中他與她、他與他或者她與她的相遇別離成為種釋然。而此時觀眾也才得知,原來小月與阿旭早已相遇,直至多年後才久別重逢,只是當時的彼此都認為對方不過是人生中的過客,沒想到後來卻成為在異地相惜相伴的朋友,最後兩人再次分別,儘管有些悵然若失,卻也著實替小月自己所說的話下了最完美的註解。

今年香港電影來勢洶洶,有些就是經典的港片不敗套路,有些則是在反映香港現況、不管是明示暗喻就是要表達對香港的不滿與隱憂,《樹大招風》《三人行》或者是《十年》都是,若要說今年香港電影風格都較為黑暗好像也沒錯,而在這兇猛港片夾殺下,《幸運是我》成為了其中的一股清流,用著較不暴力的方法講述同樣值得關注的議題,即使你我都知道它絕對不會是這些電影中最為賣座的,不過仍舊要為它的「大膽」、「另類」鼓掌,如果《幸運是我》今年沒有報名金馬獎,希望明年可以參賽,惠英紅的表現肯定值得入圍。

最後附上《幸運是我》預告片。

幸運是我(Happiness)
上映日期:2016-10-28
類  型:劇情、溫馨/家庭
國  家:香港
片  長:1時52分
導  演:《我要成名》羅耀輝
演  員:《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惠英紅、《破風》陳家樂、《葉問3》張繼聰、《殭屍》錢小豪、《失孤》劉雅瑟、《愛情萬歲》吳日言、吳業坤、《春嬌與志明》林兆霞、《恐怖在線》周俊偉、《一路向西》郭穎兒
發行公司:華映娛樂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COH.TW
http://www.skyfilms.com.tw/

幸運是我(Happiness)海報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