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評審團獎|日本名導 深田晃司 最新編導作品|知名導演御用男神 幸運星淺野忠信化身神秘男子《臨淵而慄》。

02/10(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是不是有些人天生注定就要下地獄?

經營金屬加工廠的利雄(古館寬治 飾),與熱衷教會慈善活動的章江,原本一家三口過著安逸平靜的生活,直到某天一名剛從監獄服刑期滿,自稱利雄舊識的陌生男子八坂(淺野忠信 飾)突然出現在他們家門口,沉默寡言的利雄居然一口答應雇用八坂,還讓他寄住在家裡。

起初總是忐忑不安的章江,偶然間發現八坂彈得一手好琴藝,女兒小螢更經常纏著八坂,決定要在學校的表演會上演奏八坂教的曲子。母女倆逐漸卸下心防。原本和樂融融的同居生活,卻在某天午後小螢遭遇的一場不幸事件之後,讓八坂的人生如同變調的琴音,下落不明。而這對夫妻間各自隱藏的秘密也逐漸浮出水面,從此改變了這個家庭的命運。生而為人的普世價值,何謂夫妻?何謂家庭?何謂人性?一部不斷動搖人心深處的衝擊作品。

有人說說謊一次圓謊一世,人總是可以在為了自己的情況下不經意說謊,或者是有自覺地說出謊言,既然語言可以成為保護自己的利器,那麼行為何嘗不行?甚至反過來當作武器都有可能,正如利雄與八坂之間,前者為了守住秘密,選擇將後者留在自己身邊,美其名是借住實則是監視;而後者整體動機雖較不明確,但藉由他與前者的一席自白,他的再次出現無疑是為了給前者達成一種威嚇,警告著他手上還握有把柄,只是就我眼裡看來,八坂實際上並不是想破壞利雄現在的生活,他想做的可能只是想「參與」,參與他因義氣而失去的生活。

某日突然出現的八坂,其實是利雄過去的友人,隨著劇情的進展觀眾方知道,原來致使八坂入獄的那起案件,當時利雄也在現場,但誓言絕不出賣同伴的八坂並未說出,反而自己將罪擔下,於是八坂進了監獄,而利雄則是在外暢快過日子,不僅結了婚還生了小孩,過上一段雖不到幸福美滿卻是八坂觸不及的生活。正因為兩人這段不為人知的過去,利雄才會安排八坂到自己的工廠工作,還提供吃住給他。而妻子章江自然因為利雄沉默寡言、總把話往心裡藏的個性無法知道真相,默默隱忍丈夫讓一名陌生男子住進家裡。

起初不是很習慣八坂成為家庭一份子的章江,也在他教女兒小瑩彈奏風琴後漸漸放下心防,開始能夠自然而然地與之交談,連家庭出遊都邀其同樂,只是沒想到的是,她竟然開始對八坂動心了。即便電影並沒有直接呈現,但透過電影近尾聲之處利雄直問章江「妳跟八坂上床了吧?」依然能略知一二,也才能理解章江罹患「不潔恐懼症」的原因。可能對八坂來說,他誘使章江是為了報復,可對章江這可能就真的是淪陷了,相信觀眾能看出他們夫妻倆平時是很少講話的,總是章江在與小瑩聊天,突然出現一個可以陪她照顧女兒、女兒也喜歡,甚至還可以陪她聊生活瑣事的男子,怎能無法不動心?只是章江最終還是被道德打醒,狠狠推開了八坂,而八坂也在小瑩發生意外後悄悄離開了,徒留下未解的謎團,以及再也無法自理的小瑩。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小瑩變成那樣,卻覺得放心不少。」

「八年前我們好不容易成為真正的夫妻。」

這兩句話出自利雄之口,也是全片最值得玩味的字句,當事件發生八年後,章江罹患了不潔恐懼症,不准任何人靠近小瑩,而利雄則開始委託徵信社,誓言要找出八坂,而這時工廠新來了一位小夥子孝司,本來八年來都相安無事度過的現在,又因孝司竟是八坂的私生子而掀起波瀾,夫妻倆隱守多年的祕密再也守不住了,當他們在辦公室裡談論著日後的那場戲相當精采,尤其是章江狠狠朝自己掌了幾巴掌而後流淚的片段,與當年八坂向她訴說的法庭上發生的事如出一轍。

戲後我反覆思索著章江與利雄這兩人在事件發生後的轉變,利雄之所以會說八年前他們才真正成為夫妻,有可能是因為小瑩得出是讓夫妻倆得以更加緊密,也或許是利雄的一種自私心態,一是因為自認小瑩癱瘓已成了他的「報應」,如此以來便可以消抵當年他讓八坂擔罪的事情;至於章江所罹患的不潔恐懼症,則是來自她心底的罪惡感,她想洗掉她與八坂曾發生過的種種,罪惡感過於強烈甚至引發了她的幻覺,最後她帶著小瑩跳橋自殺,是想著如果她死了不只小瑩能夠解脫,她自己也能從名為八坂的惡夢中醒來吧。

在片頭開始,小瑩在吃飯時分享了上課聽見的故事,關於小蜘蛛出生便會吃掉母蜘蛛的故事。而接著他們談論著這樣違背倫理的小蜘蛛是否會因此而下地獄,按照常理小蜘蛛或許是真的會下地獄,可反過來問,母蜘蛛過去不也是吃掉自己的母親才能長大的嗎?若吃掉母親會下地獄,那被自己的小孩吃掉,能否被視為一種贖罪?小蜘蛛吃掉母蜘蛛,小蜘蛛長大變母蜘蛛再被小孩吃掉,這是蜘蛛的本能,而這樣的過程也給人種「輪迴」的錯覺,只是這樣因果報應的劇情安排,恰好與章江的信仰相違背,章江所篤信的新教教義有一條是「因信稱義」,也就是五個唯獨之一的「唯獨信心」,大意上是指罪人無法依靠彌補的善行獲救,僅能憑藉上帝所賜予的信心,以信靠耶穌基督而獲得救贖。輪迴報應與上帝赦免,這兩者其實從本意上來看就是背道而馳,可《臨淵而慄》卻同時將兩者放在電影裡,並透過劇情發展以及主角等人的心境轉折,巧妙地去進行一場辯論,至於最後哪方勝出,可能結局就是導演自己得出的答案吧。

《臨淵而慄》開頭頗為沉悶,不如我原先所預期的充滿懸疑感,就連當年是否真的就是八坂導致小瑩發生意外的也沒結論,即便觀眾知道導演想探討的並非追根究柢,但好奇如我還是會想知道,此外,孝司這條線的安排也安排得不是很好,他與章江、利雄夫妻倆間的發展顯得破碎,三人情緒思考有些跳躍、生硬,尤其他與章江在車上的一段對話,絲毫不像是兩個原先畢恭畢敬的人所會講的話,後半段劇情雖稍有起色,卻無法彌補前半段的枯燥,這是我覺得很可惜的地方。

若非劇情的無力,這樣的題材與想探討的話題是頗能引起觀眾興趣並深省的。而在演員部分,飾演八坂的淺野忠信戲份太少發揮太少,可惜掉了這個角色,至於古館寬治則是四平八穩沒什麼亮點,反倒是飾演章江的筒井真理子令我驚豔,她表演層次分明,精確將章江這個角色畫分為前後,讓觀眾隔著大螢幕都能感受這名女子的懦弱、不安、躁動與恐懼,以及最後她尋求一死的決心,難怪她能在今年的每日電影獎上擊敗大熱門宮澤理惠一舉奪下演員部門最佳女主角,只是兩位同樣優秀的女演員相比,我還是比較喜歡宮澤理惠在《幸福湯屋》裡的表現。

最後附上《臨淵而慄》的預告片。

臨淵而慄(Harmonium)(淵に立つ)
上映日期:2017-02-10
類  型:懸疑/驚悚
國  家:日本
片  長:2時00分
導  演:深田晃司(Koji Fukada)
演  員:《我的長崎母親》淺野忠信(Tadanobu Asano)、《我的恐怖室友》筒井真理子(Mariko Tsutsui)、《地獄哪有那麼HIGH》古館寬治(Kanji Furutachi)、《黑金丑島君The Final-身世大解密》太賀(Taiga)、《怒》三浦貴大(Takahiro Miura)、《西野的戀愛與冒險》筱川桃音(Momone Shinokawa)、真廣佳奈(Kana Mahiro)
發行公司:天馬行空
官方網站:http://www.facebook.com/skydigi
http://www.skydigient.com

臨淵而慄(Harmonium)(淵に立つ)海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