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2016 多摩電影節最佳影片|2016 高崎電影節最佳男配角|2017 金馬奇幻影展東瀛狂想單元-《消失的山下先生》。

2017 金馬奇幻影展04/07、04/08、04/12播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山下夫婦因獨子出車禍過世,決定收掉經營大半輩子的中藥舖,搬到集合住宅(團地)居住。但神祕英俊的年輕男子真城仍不遠千里跑來,只為吃山下先生調配的中藥。製藥之餘,山下先生也被團地居民推薦參選自治會長,卻不幸落選,並遭鄰居閒言閒語,於是決定自己「被消失」,不再露面。不料,鄰居見不到他,就開始謠傳他被太太殺害,還以中藥味掩蓋屍臭,流言蜚語甚至引來媒體捕風捉影。與此同時,真城向山下先生要求在兩週內製作五千份的中藥,代價是讓兩夫妻再見到死去的兒子!殺人是假?復活為真?謠言與祕密彼此交錯,卻又互為因果。

前幾篇文章有提到在去年底找到了新工作,已經無法再想過去一樣自由安排時間,新工作無法讓我任性的想看電影就看,因此今年的奇幻影展只買了少少五場次的票,本來還很開心搶到開幕片《自畫像》,但沒想到當天卻突然有事無法觀賞讓我好扼腕,幸好《自畫像》日後會上院線,所以這次我主要把目標放在未來上院線機會不大的電影。以日本片《消失的山下先生》作為我今年的金馬奇幻影展首部片也是過癮,太愛這種表面上一臉正經地在胡說八道,實際上卻是隱含著某種社會訊息(又或者是奇思妙想)的電影了。

一個人的消失可以引發多少軒然大波?在街坊鄰居又會成為怎樣的新奇話題?《消失的山下先生》都直接告訴了觀眾,但卻是帶點戲謔的口吻去闡述這件「被小題大作的事」,直指當今社會最根本的問題,狠狠嘲諷人們無聊到必須倚靠這實在不關自己事的事去滋潤自己苦悶的生活。而在此同時,也大膽透過這奇幻與現實參半的劇情,去探討「活人」與「逝者」的可顛倒性,去拋出「人究竟生為死?還是死為生?」意即「要怎樣的狀態才算是活著?」的假設性哲學問題。觀眾可以在看似莫名其妙的劇情裡思考、去依循劇情發展去整理出屬於自己的答案,這正是《消失的山下先生》的妙趣所在。

「整個社會都像是精神崩潰。」

電影開始沒幾分鐘山下夫妻倆的對話即悄悄地透露《消失的山下先生》的主旨為何,隨著劇情發展,這句話的意思也越來越明顯,而以此句話為基礎來細嚐這部片更是別具風味。山下夫妻因為痛失愛子決定將中藥舖收起,搬到一個小社區過著隱居的生活,但某日店裡常客真城竟找到了他們,並向夫妻倆請求製藥,這名長相斯文旦言行卻顯怪異的男子,卻成為夫妻倆日後生活與思想轉變的契機。於此同時社區即將舉辦新的自治會會長選舉,現任會長行德想卸任,而其妻君子又認為丈夫不靠譜,於是推薦山下清治出來競選,嘴巴說不要但心裡已開始撰擬新的社區規範的清治,最終卻仍敗給了行德,心裡恐怕已受影響,卻又聽到君子悄聲說「我沒想到他人緣這麼差」,讓清治決定「消失」...

山下清治的消失宛如天降甘霖,讓生活苦悶、居住在此的住戶們解渴,短短一天便成為這個社區最熱門的話題,三姑六婆總相聚在一起聊八卦,各種腦補清治的消失究竟是怎麼回事,更有人提出是山下雛子動手殺害了清治,因為她在丈夫失蹤後非但不著急也不報警,像平常一樣正常上下班、倒垃圾、買東西,在他人眼裡看來雛子根本不正常,但對雛子來說,她當然會像平常一樣,因為她知道她老公根本都在家裡,要如何報警尋找一個根本沒失蹤的人呢?但別人不知道。於是各種流言四起,最後更鬧上了新聞版面,社區住戶越來越躁動不安,紛紛要行德去山下家調查,不得已只好前去的行德,到山下家時早已是數日後,這時的山下夫妻正在趕工製作真城委託的五千人份藥丸,重新穿起白袍為的就是真城的承諾:「讓你們再見到死去的兒子」,來到他們家的行德夫妻見到了本該失蹤的清治,經過山下夫妻解釋原委後,行德夫妻決定幫助山下夫妻,而眾人結束製藥工程、將藥品裝箱搬到樓下的過程,再度成為了住戶眼中的「搬運屍體」...,你說無不無聊啊這些人?

「活著的不是我們的肉體而是意識。」

「原來另一邊的世界才是真實。」

山下夫妻依據真城的說法體悟到了生命的真理,真城與他的族人是生命不斷進化後的某種存在,他們知道一個「人」活著的,其實並不是肉體而是思想、意識,但隨著進化他們也發現到,意識沒有肉體包覆著是不行的,所以他們只好繼續維持肉體與意識並存的樣子,可畢竟先前早已過度進化到肉體無法負荷,因此他們必須仰賴藥物,在試遍各種藥物後,山下夫妻的藥丸是對他們最好的,因此他們才找上了山下夫妻。

「活著不等於活著,死亡不等於死亡」此理論看來難以置信,可卻也並非不無可能,事實上也沒人能夠證明「活著等於活著,死亡等於死亡」這說法,如真城最初解釋給山下夫妻聽時,他指出「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人體內的心臟不用插電就能跳動?」,既然無人可解釋人體的奇幻(或者說怪異)現象,又有誰能夠明確表示該理論是錯的?《消失的山下先生》只不過是大膽的提出另一種假設罷了。

《消失的山下先生》將舞台限縮在山下夫妻居住的小社區,一個小型的社會縮影,同時也代表著他們那個年代(老一輩)人的社會,隨著住戶越來越少,暗指著曾叱吒整個社會的此一輩人越來越不具影響力,無所適從的他們連能談論的,都只剩下社區裡的八卦,劇中唯一的小朋友喜太郎,在我眼裡看來他代表著尚未被社會同化、被社會搞到精神崩潰的年輕一輩人,被父母的暴力對待,讓他也差點失去最純真的那一面,幸好最後被雛子相救、被真城等人帶走,某方面來講,喜太郎的「獲救」也許是導演對日本未來的寄託吧。

最後附上《消失的山下先生》預告片。

消失的山下先生(The Projects)(団地)
上映日期:2017 金馬奇幻影展播映(台灣尚未代理)
類  型:喜劇、劇情
國  家:日本
片  長:1時44分
導  演:阪本順治(Sakamoto Junji)
演  員:《彌次喜多道中奇魚》藤山直美(Naomi Fujiyama)、《藤田嗣治與乳白色的裸女》岸部一德(Ittoku Kishibe)、《人間失格》大楠道代(Michiyo Ookusu)、《蚱蜢》石橋蓮司(Renji Ishibashi)、《HiGH & LOW熱血街頭電影版:紅雨篇》齋藤工(Takumi Saito)、《預告犯》宅間孝行(Takayuki Takuma)
發行公司:金馬奇幻影展
官方網站:
https://www.facebook.com/tghff/?fref=ts
http://www.ghfff.org.tw/

消失的山下先生(The Projects)(団地)海報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