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聖賽巴斯提昂影展新導演競賽片|多倫多影展、德國漢堡影展、溫哥華國際影展、ž東歐塔林黑夜國際影展、美國聖地牙哥亞洲電影節觀摩電影|亞太電影獎競賽片-《上岸的魚》。

03/16(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為一探究竟,他們決定踏上這趟「前世之旅」…

努力打拼的浩騰(鄭人碩 飾)與妻子雅紀(曾珮瑜 飾),雖然忙碌卻十足幸福。浩騰經營父親的水煎包店,雅紀則在房屋仲介公司上班。有天,他們的兒子怡安(白潤音 飾)跟老師提起他「以前的家」、「以前的爸媽」,竟連姓名和住址都說得一清二楚…。

雅紀認為兒子還存有前世的記憶,浩騰則擔心他頭腦有問題,兩人為此發生爭執。就在這時,浩騰的父親出了意外,生活重擔更如雪上加霜。雅紀不滿浩騰總是忽略她的感受,壓抑的情緒終於爆發,為成全浩騰當個孝子,她帶著怡安離開了這個家…。

就在雅紀忙於工作時,竟發現兒子怡安越來越怪異,甚至不時離家出走,要去找他「以前的爸媽」。為一探究竟,雅紀決定和浩騰一起去尋找怡安口中「以前的家」。然而他們真的找得到嗎?怡安所說的都是真的嗎?當雅紀和浩騰踏上這趟「前世之旅」,他們當初共組家庭的初衷,也逐漸被喚醒…。

賴國安導演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上岸的魚》以少見的「前世今生」作為劇情主題,除此之外更點出台灣當今社會正面臨著的難題-存在已久的老人長照議題,以及職業婦女面對來自職場與家庭的雙重壓力與挑戰。因為題材特殊充滿神秘感,加上易讓人產生共鳴的社會議題,使得《上岸的魚》獲選為許多國際影展的觀摩影片或者是競賽片,並且在這麼多的影展中收穫不少好評,而對於本片我的印象是停留在去年2017年於台北電影節引發的爭議,因當時《上岸的魚》已經通過初審,可製片人卻在他人建議下,想對電影裡前世今生的概念做些修正,好讓最終呈現成果更好,於是向台北電影節提出撤片請求、想要2018年在報名參賽,後台北電影節以「作品完成初審後,若取消參賽,往後將不得再報名」這樣的規章作為回應,卻遭《上岸的魚》製片方質疑官方未公告初審完成時間,且後來更有陸續收到參賽資料補件通知,認為「初審完成時間」有所爭議,最終是靠著曾任台北電影節主席的李烈出面協調才化解這次紛爭。

《上岸的魚》對我而言有些太過隱晦,光就前世今生的設定來說,電影劇情並未拍得詳盡透徹,而是反覆透過小男生怡安的台詞去對觀眾強調、提醒他擁有著前世記憶,在有了這樣勾人的前提之下,電影沒有去將之做延伸,致使觀眾(如我)即便看完了整部電影,依舊還是不能理解(領悟)導演想傳達的、關於前世今生的概念。甚至說電影看下來,許多情節設定與安排,與其說是前世今生,倒不如說更像是一種輪迴,陳慕義代表著「老」;鄭人碩是「中」;而白潤音則是「青」,老照顧著中,中再照顧著青,而青長大後變成了中,再回頭照顧著老...一直這樣持續無限的輪迴著,而電影中「老」陳慕義因年紀大了、生病了,生活不能自理,得全靠著兒子照顧,彷彿他從「老」回到了「青」,再繼續給「中」照顧。另外小男孩怡安他記著的前世記憶,記得媽媽從長髮剪成了短髮、「自己」愛喝開水和牛奶、全家住在海邊的房子裡,而他始終不停地想回到過去的家,每每來到海邊便駐足凝望,就像魚的迴游習性,不管在哪裡、過了多久,前進的方向只有一個,可說怡安就是一隻魚,上了岸的一隻魚,若這樣想就覺得《上岸的魚》片名是這樣貼切。

從父親那裡繼承水煎包店的浩騰,和從事房屋仲介的雅紀結婚後育有一子怡安,兩年前母親過世,於是浩騰便將父親接過來和他們同住,當他們夫妻倆忙於工作時,怡安就交給父親照顧、接送,如同一般的白領家族。只是某日開始,怡安開始變得沉默且怪異,時常對著他們說想要回去過去的家、找從前的父母親,這讓浩騰和雅紀傷透腦筋,兩人對於兒子的變化持不同想法,雅紀認為怡安真的保有前世記憶,可浩騰只覺得怡安是生病了應該早日去給醫師檢查,當兒子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年邁的父親卻在此時倒下,大哥大嫂像是踢皮球般的把這燙手山芋給孝順的浩騰負責。過去還能仰賴父親照顧怡安,現在連父親都要他們照顧,這使得原本維持好的平衡開始傾斜,開始吃不消的雅紀忍受不了浩騰的言語刺激,決定帶著怡安離開,一人照顧一人或許是她所能想到現階段最好的方法...

但即便雅紀帶著怡安離開,問題還是沒有獲得改善舒緩,反而隨著父親病情加重、怡安詭異情形加劇變得更嚴重,雅紀深陷在工作和家庭之中,還曾因去看房子看丟怡安遭到浩騰責備,面對來自四方壓力讓雅紀心力交瘁,更把氣出在怡安身上,看到兒子的表情讓她痛苦自責不已;浩騰則繼續經營著水煎包店,曾和父親談論著的轉型問題正卡著,雅紀的離開使他不得不獨自面對一切居家問題,在怎樣堅強還是在替父親洗澡的過程中顯露脆弱一面。浩騰和雅紀面對著各自、卻又好像是得一起解決的問題,在父親病逝之後,他們決定陪著怡安去找「前世的家」,想方設法想要解決問題,也企圖找回他們當初想攜手到老的初衷。

或許是本來的議題就不太好處理,長照議題與職業婦女的處境本就複雜難解,又選用極具神祕感的前世今生當作題材,讓《上岸的魚》看來略為沉悶,步調緩慢、色調又偏冷,最後結尾也是一個問號,可能是我領悟力太低,但若非有鄭人碩與曾珮瑜的演出,真怕我會在電影院睡著。說實在話我不是很喜歡白潤音的表演,或者說不是很欣賞他的詮釋方式,從頭到尾他都只有一號表情,好似這個表情就能把前世和今生做出區隔並且說服觀眾,除了表情外他的語氣也是始終保持在同一種語調,看久、聽久滿讓人不耐的,反倒是王珮瑜令人驚艷,不曉得是否能用薑是老的辣形容之,王珮瑜在雅紀一角身上做出多層次且層層分明的變化,不論是表情或是心境上,都能讓人準確地感受到「她此時此刻的感受」,像是她看丟怡安後的失措無助、對亂畫牆壁的怡安怒吼完後的自責歉疚、以及她最後賞浩騰巴掌的幾場戲,都顯見她對情緒掌握這部分的深厚功力。

《上岸的魚》在社會議題的關注度是值得肯定的,不管是長照議題還是職業婦女的處境都有如實呈現,用你我常見的白領家庭去扣緊這兩者,藉由兩個角色的境遇去拍出潛藏其中(但相信每個人都知道)的隱憂,如電影中浩騰有請了看護照顧父親,而關於看護這點台灣政府再在提出的長照計畫中,就有提供「居家服務」這樣的選擇,委託公益組織委辦且提供高額補助,想用高薪誘使更多人投入居家服務工作,可是過多繁瑣的規定讓使用者和居家服務工作者難以負荷,再加上不多的就業機會(當中不合理的就業機會占多數)讓許多人望之卻步,台灣環境的不健全讓擁有相關執照的人才逐漸外流、轉職,未有詳盡的居家服務計畫成果悽慘,多數人還是傾向於聘請外籍看護來照顧年長者。

長照問題是必得有所改善,現在就看蔡英文總統提出的「長照十年2.0版計畫」能否奏效。雖然有些扯遠,但我覺得這是《上岸的魚》裡令我獲得最多的省思,也是最想去查閱資料的議題,至於電影本身,是好的,只是誠如我上面所言,拍得太過隱晦,易被其他東西分散注意力,是比較可惜的部分。

最後附上《上岸的魚》預告片。

上岸的魚(A Fish Out of Water)
上映日期:2018-03-16
類  型:劇情
國  家:台灣
片  長:1小時31分
導  演:賴國安
演  員:《角頭2:王者再起》鄭人碩、《角頭2:王者再起》曾珮瑜、白潤音、《樓下的房客》陳慕義、《暑假作業》瑤涵沂
發行公司:海鵬影業
官方網站:http://swfilms.pixnet.net/blog
https://www.facebook.com/swfilms

上岸的魚(A Fish Out of Water)海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子(OldMan) 的頭像
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