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蔚庭繼《台北星期天》後再以小人物為題打造橫跨三世代巨作|2018 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站台單元競賽首獎|2018 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女配角、新演員、原著劇本三項大獎入圍 -《幸福城市》。

10/26(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一個平凡的男人,在三個不同季節的夜晚,經歷了他人生三個重大的轉變。

2049年,老張與妻子玉芳住在名為「幸福城市」的高科技安養中心,先進智能的生活提供了老人所需的一切,也包括疏離與孤獨。 

在那裡的一個寒冬夜晚,老張回顧自己的一生,卻只有遺憾,究竟是誰造成的?回想四十年前那個悶濕的夏夜,小張回家撞見妻子與副分隊長志偉不堪的一幕,原本以為努力擁有的幸福美滿,卻換來憤怒與羞辱。他只想逃離這個家。不料在街頭晃蕩時巧遇逃家少女艾拉,兩個寂寞的靈魂注定要交會。這夜晚和艾拉的邂逅,就像他十八歲那個下著雨的夜晚一樣難忘。高中生小小張因為偷機車被扣留在警局,而遇見神秘女子王姐。當時仍然單純的小小張,並沒有想到這個夜晚會是他遺憾的開始。

出生於馬來西亞的何蔚庭曾以《台北星期天》獲得金馬獎首屆最佳新導演獎,他的新作企劃案《幸福城市》入選2016年金馬創投會議,該片拍攝、製作耗時長達兩年的時間,其中還一度因為籌資困難停拍一年,終於在今年完成他的最新劇情長片作品。《幸福城市》以未來、現在與過去的三個夜晚發生的事交織而成,一夜為一段故事,三段故事似各自為政卻又相互牽引,透過到敘的方式拼湊一個生活在城市裡的男人的一生,何蔚庭導演引領著觀眾跟著主角「張冬陵」回顧過往,感受著冷冽刺骨的孤寂感,以及拼命生活想把握住、想捕捉微小幸福、卻永遠不敵命運捉弄,那種嘆不完的無力與遺憾。

《幸福城市》不僅入圍本屆多倫多影展「站台」(Platform Prize)競賽單元,最後更成功奪下大獎,成為首部榮獲此殊榮的華語電影,一如評審團評語所言,何蔚庭導演所作的反諷、嘲諷,不是《幸福城市》的中英文片名如此表面而已,而是實際透過劇情去達到批判社會與政治,在未來那一夜裡更透露出了他自身對於未來真有可能發生的一切、高科技取代人際互動、拉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等等的情況之隱憂,「我們認為這部電影的精神非常完美地貼近現實生活。」,因此《幸福城市》或許又可視為何蔚庭導演的「理想」,即便他開頭便放著劉文正的老歌《愛不要給太多》,又振臂疾呼勸觀眾不要像張冬陵那樣愛的太傻、愛的太多以免釀成遺憾,但從電影裡很多地方我們多少都能察覺,他其實很希望張冬陵能夠放過自己、原諒自己,才能有機會得到幸福吧。

「愛千萬不要給得太多,愛千萬不要給得太多,你今天將它挽留,明天它悄悄溜走,你將一切給我,我卻不知如何接受...」

用《愛不要給太多》當作電影開頭,在看著飾演老年張冬陵的高捷那充滿抑鬱的臉龐,總是若有所思的在思索著什麼,就知道這部電影註定會是個悲劇收尾。電影選擇從「未來」開始,2049年,那是個什麼都仰賴著高科技的年代,舉凡食衣住行或者娛樂都與高科技密不可分,就連年邁的老張與妻子玉芳都住進了高科技安養中心,在這裡老人能獲得全面照護,幾乎可說完全不用擔心晚年生活。但老張卻不快樂,甚至成日與寡歡為伍,他和玉芳之間的夫妻關係早已名存實亡,一次偶然遇見和他記憶裡曾有過的那個她長相神似的女孩,許多不好的回憶跟著回來纏著他,老張決定報復當年玉芳外遇的對象石志偉,只是當他親手殺了志偉,還因著憤怒失手殺了玉芳以及和她過往甚密的男人後,遭警方追擊從高樓墜下、躺在雪地裡的他思緒被拉回到十多年前,那一個造成他不幸一生的夜晚...

「一起走,我們一起走。」

青年時期的張冬陵是名年輕有為的警察,總不屑著世俗那一套,對於多少存在著的潛規則嗤之以鼻,他敢衝敢做卻也因此忽略了重要的人際關係,長時間且不穩定的工時同樣讓他疏於培養和妻子的感情,當他在同事的建議下,決定帶著蛋糕回家陪伴妻子玉芳,卻意外撞見局裡副分隊長志偉和玉芳的偷情現場,憤怒、難堪、悲痛...,各種情緒湧上心頭,在這夜裡他遊蕩在街上,竟再度遇到不久前才被他逮到偷竊的外國女孩Ara。他替她解圍,她帶他脫困,兩個原本不相識的男女,在這夜裡成為彼此唯一的陪伴,或許因為寂寞吧,或許因為其他原因,在激情過後他們決定一起走,只是還沒能實現逃走的夢,小張就被志偉陷害被捕入獄,留下在警局外苦等他的Ara...

「你會想她嗎?」

「我當然想她,但我更恨她。」

在小張被捕的時候,他想起了更久以前,只有十七歲的他同樣被銬上手銬,因為他偷贓車。當他穿梭在街上躲避警察,卻碰上了同樣在被警察追的黑道大姊王姊,最後兩人同時被逮進警局,因為街上的衝突讓小小張對王姊沒有好印象,對她的聒噪更是感到無比煩燥,小小張與王姊被銬在同根柱子旁,就這樣相互拌嘴吵了起來,王姊問著小小張的年紀與姓名,意外發現他是她丟給母親照顧的兒子,而小小張也隱約察覺到了王姊的身分,他不願接受她的道歉,在兩人分別被押上兩輛警察載走時,他連看都不看她一眼,不管王姊早已淚眼婆娑,當他在兩輛車子因等紅燈並行停下、小小張才抬起了頭,隔著玻璃和王姊對望著,結果卻親眼目睹到了王姊被仇家開槍射殺的那一幕...

「你好歹看著我,跟我說聲再見!」

《幸福城市》倒敘著張冬陵的一生,隨著未來、現在與過去三段故事的遞進,觀眾才終於得以拼湊完整張冬陵這個人,當看完整部電影,濃烈苦澀的酸楚感如浪潮般襲來,感嘆著張冬陵悲慘的境遇,也漸漸才懂得何蔚庭導演想說的話,「《幸福城市》是悲傷的故事,但不是要讓觀眾感到絕望,而是還有希望。」,唯有放掉不幸才能真正獲得幸福,但你說不幸怎麼放掉?有時候不幸是自己替自己找的,一如張冬陵。他的執著造成了遺憾發生,也間接促成他往後的日子將會與不幸為伍,其實每個人都希望他難放下,包含導演自己在內,老張去找女兒時,女兒談到他和母親,最後僅說了「離婚吧,對每個人都有好處。」,張冬陵困住了自己,也綁住了別人,而他早在十七歲時就已經「放不下」了。

張冬陵的人生三階段被劃分的極為明顯,每個階段的境遇都影響著下個階段的張冬陵,而謝章穎、李鴻其與高捷分別飾演張冬陵的三個年齡階段,在不長的篇幅裡要掌握住張冬陵的轉折變化,將這樣的轉變移交至下個人,論難度的話高捷是最難演的,尤其他又被排在第一位上場,要如何在觀眾不熟悉角色背景的情況下,靠著他的表演、他的表情去帶領觀眾走進張冬陵的世界裡,去理解他的抑鬱、他的憤怒、他的動機,事實上非常不容易,但高捷做到了。李鴻其詮釋的是這個角色「最飽滿」的時期,同時也是發揮空間最大的,不論是情緒張力還是肢體展現,都是三人中機會最多的,李鴻其在幾處的瞬間爆發力著實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達到了承先啟後的效用,難怪乎何蔚庭導演想將他報名男主角,畢竟若論「成就」張冬陵的,確實是李鴻其。

入圍新演員獎的謝章穎把他那個年紀該有的樣貌演了出來,如此桀傲不遜又放蕩不羈,同時他又因為角色的兒時境遇,讓他在和母親久別重逢的時候,演出了角色的不安全感與想原諒卻不願原諒的矛盾,在最後見到母親被射殺後的懊悔,隨著淚水與吶喊大聲宣洩而出,替十七歲的小小張畫下了完美句點,入圍新演員實至名歸,三人表現各有千秋,只可惜高捷無緣入圍男配角。至於入圍女配角的丁寧的演出,無疑是整部電影最大的亮點與驚喜,可能是從沒意識到出道這麼多年的丁寧原來演技這麼好,才會在《幸福城市》裡被她水準以上的表現震懾,她所飾演的王姊看似傲慢、連被捕時都神態自若,可實際上她隱藏在角色裡的情緒最複雜,得知小小張是她親身兒子的那個瞬間眼神的變化,就足以展現她拿捏、轉換情緒的功力爐火純青。

《幸福城市》是個悲傷的故事,毫無疑問的。何蔚庭導演要揉合三段故事實屬不易,同時他又要掌握用底片拍攝的種種不安定性,加上一些特效技術的運用,《幸福城市》難度自然不用多說,何蔚庭導演能成功完成拍攝該給鼓勵與肯定,沒能入圍最佳導演有些可惜,本以為他或許能成為首位獲得新導演殊榮而後晉升提名導演的導演,沒想到搶先一步的是交出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的29歲導演畢贛。《幸福城市》在本屆金馬獎我自己覺得贏面都不是很大,男配角我投給田壯壯,女配角惠英紅勝出機率大,不過丁寧有出線可能,原著劇本應是《誰先愛上他的》與《我不是藥神》之爭,新演員《范保德》裡的傅孟柏更讓人難忘。

最後附上《幸福城市》預告片。

幸福城市(Cities of Last Things)
上映日期:2018-10-26
類  型:劇情
國  家:台灣
片  長:1小時47分
導  演:《美好的意外》何蔚庭
演  員:《縫紉機樂隊》李鴻其、《角頭2:王者再起》高捷、《與神同行的少年》路易絲葛林柏(Louise Grinberg)、《心靈時鐘》丁寧、謝章穎、《百日告別》石頭、《夜.明》劉瑞琪、《引爆點》尹馨、《推拿》黃璐、《喜歡你》張國柱
發行公司: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官方網站:
https://www.facebook.com/monkeymovies/?ref=br_rs

幸福城市(Cities of Last Things)海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子(OldMan) 的頭像
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