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鬼才導演中島哲也睽違五年之作|改編自澤村伊智「第22屆日本HORROR小說大賞首獎」得獎大作《邪臨》|妻夫木聰X黑木華X小松菜奈X岡田准一X松隆子攜手共演—《來了》。

03/22(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任職於東京食品公司的田原秀樹(妻夫木聰 飾)和妻子香奈(黑木華 飾),幸福地一起扶養2歲的女兒知紗。秀樹沉浸在身為「奶爸」的喜悅中,常在社群媒體中分享自己的育兒日常。看似是個幸福美滿的小家庭,但他們淡忘的離奇過往也悄悄地重襲而來……

兩年前,有個神祕訪問者來到秀樹的公司,但接待那名訪問者的後輩竟然離奇死亡。兩年後的現在,秀樹身邊發生許多不可思議之事,感到恐懼的秀樹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自由作家野崎昆(岡田准一 飾),與他的靈媒女友比嘉真琴(小松菜奈 飾)。真琴發現籠罩在秀樹周遭的是一股非常強大恐怖的力量……

為了對付這強大的謎樣力量,真琴也請來親姐姐琴子(松隆子 飾)幫忙,身為日本最強的靈媒師的琴子,召集了日本各地靈力強大的神職人員,決心一同對付這未知的力量。

在琴子的一聲「……來了」為此恐怖之戰揭開序幕……

本周同時上映兩部驚悚電影,一是《逃出絕命鎮》導演喬登皮爾新作《我們》,二是日本鬼才導演中島哲也睽違五年作品《來了》,前者大玩分身梗,加以「我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分身一直都是恐懼的源頭」這樣的概念於其中,直探人們面對過去創傷、內心恐懼的底;後者則以「未知魔物」來狠揭每個人不為人知的那一面,撕破過分美好的外包裝,同時嘲諷著日本當今社會亂象,對於生命的不尊重、對於孩童的漠視與冷淡等,透出日本人「對外形象」之經營過頭到會讓人感到虛偽、太假的擔憂。不論是《我們》或《來了》,都試圖玩出驚悚電影的新可能,妙的是兩者各自以「看得見」與「看不見」為出發點,最終卻都想將結果導向於「個人」,喬皮爾登與中島哲也兩個人在各項技術運用上都下足功夫,令觀眾在看電影時能時刻繃緊神經,因為無法預料到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改編自恐怖小說家澤村伊智得獎大作《邪臨》的《來了》從頭到尾都沒有向觀眾說追殺著眾人的「到底是什麼」,在這樣的設定下觀眾很容易就能夠感受到和主角們相似的恐懼,電影推翻恐怖、驚悚電影主角都會存活的定律,讓主角妻夫木聰、黑木華接連死去、而小松菜奈與岡田准一則身受重傷,四人在面對避無可避的危險與威脅時,才頓悟到過去的自己哪裡做錯了,不管有沒有活下來,都已經誠心懺悔、更拚盡全力地想要彌補過錯,這是比什麼都來得重要的,也是導演、原作者想透過《來了》所傳遞的核心觀念。

《來了》共拆分成三段,分別以「秀樹」、「香奈」與「野崎、真琴」三(四)人的視角去接力敘述這一個故事,這些人都各自有個性上的問題,秀樹是標準大男人主義,認定男主外女主內,照顧孩子與打掃家裡都應是妻子的職責,加上妻子香奈家庭不完整,使得他心裡的優越感更是強烈,不過這些外人通通看不見,外人只看得見他苦心經營的溫柔丈夫、奶爸的假面形象,實際上他早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香奈同樣用心扮演賢妻良母,只是她逐漸無法忍受只顧著當花瓶的丈夫因而積怨在心,在秀樹死後於工作與女兒兩頭燒,隨時面臨崩潰邊緣;野崎、真琴,一人年輕時曾逼女友墮胎,另一人過份傷害自己導致失去生育能力,對感情都無法處理完善,都害怕自己要對未來負責任。他們、包含津田在內多少都有扭曲性格,這些「扭曲」都像是一個個問題,都是電影中的未知魔物追殺、想消滅的。

「血在呼喚我。」

開頭一場小女孩與小男孩在山林中互動的戲碼,就成功營造出懸疑氛圍,迅速把觀眾帶入到電影之中。接著秀樹帶著香奈到故鄉拜訪眾親友,短短幾分鐘提到了那位小女孩的失蹤、故鄉關於「魄磯(應是一個鬼在一個幾)魔」的鄉野傳說、還有秀樹奶奶指著無人的遠方說有東西在「呼喚她」、秀樹睡著後所做的惡夢,都順利替接下來的劇情做了鋪陳。秀樹在和香奈結婚後,很快地就有了第一個孩子,在等待孩子出世的時候秀樹開始經營親子部落格,分享自己準備當父親的心情點滴,一日公司後輩告訴他有訪客,結果到門口卻根本沒人,詭異的是後輩不僅忘記訪客的樣子與名字,還離奇的受了傷流了一地的血,最令秀樹介意的是後輩跟他說,來的人說要跟他討論「知紗」的事,但知紗卻是他準備替女兒取的名。

不久後那名後輩就住院並且很快就過世了,雖然秀樹有些在意,可他很快就沉浸於女兒知紗誕生的喜悅當中,時間飛快女兒兩歲了,秀樹和香奈之間卻開始出現問題,同時過去的回憶逐漸清晰,秀樹驚覺兒時那名失蹤的女孩就叫知紗,而女孩曾經跟他說「他也會被呼喚」。不知名的東西找上他,也威脅到了香奈和知紗,他只好託請學生時代的好友、對相關事情有研究的津田協助,他前往拜訪野崎並認識了靈媒真琴,到秀樹家拜訪後確實有什麼東西「來了」,真琴雖逼退它卻也受了傷,並體認到自己不是它的對手,這時候她的姊姊、全日本公認最強的靈媒琴子主動打了電話過來,原來她已察覺到此事,打算協助秀樹解決,人無法到場的她靠著電話指示秀樹做所有準備,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家裡電話響起,電話那頭是琴子的聲音,告訴他這全都是它所設的局...

這段秀樹獨自在家面對未知魔物的戲碼堪稱整部電影最精彩的片段,真假難辨的恐懼感不僅襲上秀樹心頭,觀眾同樣被勒住喉頭,愣愣著聽著電話那頭的女聲,在看著一雙小腳從敞開的大門朝他迎面跑來,觀眾跟秀樹一樣根本不知道哪通電話的那頭才是真的真琴,緊張感與恐懼感在這裡瞬間被推升至最高點,下個畫面看著秀樹猛地睜開雙眼、下半身被扯斷,除了驚訝還是驚訝。除了這場戲,基本上《來了》每場的除靈戲都處理得相當好,從真琴首次在公寓被擊傷、第二次抵擋不住為了讓香奈和知紗逃走跳至陽台爆血,到中後段琴子召集各地優秀靈媒到東京,被它察覺到先下手殺害幾位,都讓人看了目不轉睛,尤其最後那場工程相當浩大的除靈儀式更是。

《來了》在各方面都做的很足,氣氛掌握得非常好,幾次類似地獄、色彩鮮艷的片段穿插,使電影再添詭譎,中島哲也沒有讓電影淪為無病呻吟,反而是言之有物的,不是單純嚇人的恐怖片、懸疑片,而是真正要讓觀眾去享受恐懼,許多橋段設計、劇情編排都堆疊著懸疑感,三段式的敘事手法更從多人角度切入,使得全貌更為完整立體而非流於平面。

「只不過是孩子的惡作劇,想要有人注意、想要有人喜歡。」

中島哲也放進電影裡有不少隱喻,對社會、對人、對家庭、對父母甚至是孩子,嘲諷與關懷同時並存,再用殘忍的方式追殺眾人時,仍不忘在最後喚醒眾人最真誠、真摯的良知與懺悔,最後的結局收的微微倉促有些可惜,不過以整部電影長達近兩個半小時的篇幅來說,中島哲也已然完整的講述一切,紮實的劇本、強悍的演員、優異的編導能力加上各項技術的輔助,《來了》確實攀到了一個高度,讓人耳目一新。

最後附上《來了》的預告片。

來了(It Comes)(来る)
上映日期:2019-03-22
類  型:恐怖、懸疑/驚悚
國  家:日本
片  長:2時15分
導  演:《渴望》中島哲也(Junichi Okada)、《家族真命苦3:願妻如薔薇》妻夫木聰(Satoshi Tsumabuki)、《假面飯店》松隆子(Takako Matsu)、《日日是好日》黑木華(Haru Kuroki)、《坂道上的阿波羅》小松菜奈(Nana Komatsu)《仙人畫家:熊谷守一》青木崇高(Munetaka Aoki)、柴田理惠(Munetaka Aoki)、《不管媽媽多麼討厭我》太賀(Taiga)
發行公司:車庫娛樂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garageplay.tw
http://garageplay.tw/

來了(It Comes)(来る)海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子(OldMan) 的頭像
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