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大影展觀眾票選獎|耶路撒冷影展最佳劇情片|釜山影展入選觀摩—《這旅程使命必達》。

12/07(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八十八歲的猶太裔阿根廷裁縫師亞伯拉罕,離開了阿根廷,決心啟程前往波蘭的羅茲市尋找七十多年前救他一命的朋友。

從阿根廷抵達西班牙後,只能乘坐火車的亞伯拉罕發現必須穿越德國才能抵達波蘭,但二次大戰時德國帶給他的家破人亡與傷痛,讓他決心不踏進這國家一步。

這趟旅途,亞伯拉罕獲得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人的協助,也讓他回顧了自己的一生,重新思考自己與家人的關係。不過,在面對健康每況愈下的現實,亞伯拉罕是否能堅持自己的信念,持續前進完成他的承諾?這一趟充滿歡笑、淚水與傷痛的旅程,將讓每一個人得到溫暖的療癒。

歷史就是已經發生過的事實,這些事實無法被視而不見,即便歲月流逝、幾年、幾十年甚至百年過去,歷史足跡依舊會在那裡,清清楚楚的。而沒有經歷過一切的我們,往往會從長輩口中、從教科書裡或是在許多遺址上,聽見、看見這些離我們遙遠卻影響深遠的歷史,這是沒辦法抹去的,一輩子就是會深深刻畫在這個國家裡,時時刻刻提醒著歷史帶給人民的美好與傷痛,叮囑我們切莫忘記前人替我們開闢的、承受的所有好與壞。對我們這些年輕人而言,戰爭就像是教科書裡或是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名詞」,可對許多老一輩的人來說,戰爭是「動詞」、是伴隨他們長大的,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行、也不能擺脫,就這樣依附在他們身上,哪怕戰爭早已結束了,哪怕他們都已上了年紀,戰爭就是永遠不會停止。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對於戰爭真正開始的日期多方有不同的意見,不過普遍被認為做為開端的,是在9月1日德國、斯洛伐克進攻波蘭後、英國、法國等同盟國紛紛在9月3日向德國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才拉開序幕。而後不久蘇聯與日本就日蘇國界戰爭簽署互不侵犯條約後也跟著揮旗進攻波蘭,可憐的波瀾旋即被德國與蘇聯瓜分,不過他們卻也沒有因此投降,相繼組成波蘭地下國和波蘭家鄉軍,和周遭盟軍一同反抗這些強權國家。在二戰期間最為後人所知的,就是納粹德國對猶太人進行的大屠殺行動,當時在波蘭有超過300萬的猶太人,佔整個波蘭總人口約9%左右,在希特勒下令屠殺猶太人後,超過90%的波蘭猶太人遭殺害,只有少數人得以死裡逃生。

就算戰爭結束了,猶太人仍然過著流離失所、逃往海外的流浪生活,波蘭政府將原先猶太人在波蘭的資產、包含房屋等在內分給了波蘭人,因此許多波蘭人為了怕東西被猶太人要回去,紛紛起身將這些本來想回家的猶太人趕走,逼使猶太人大量移民海外,離開曾經庇護他們的家。《這旅程使命必達》並非歷史故事,僅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基礎背景,把兒時在波蘭居住、後逃離波蘭,幾十年來從未重新踏回家鄉故土的猶太人定為主角,他面對人生將走到盡頭,卻還有件在心底牽掛幾十多年的事還沒做,為了不抱有任何遺憾離開,他決心啟程重返波蘭,可這路途對他格外遙遠,也走得艱辛,他要克服的是來自心底的恐懼與壓力,以及放不下仇恨的自己。《這旅程使命必達》主角有著我們這輩人難以理解的心境狀態,看著他邊向前邊陷入回憶,時序交錯的手法令觀眾都易跟著主角沉重起來。

退休裁縫師亞伯拉罕布茲坦,幾名女兒將他的房子賣了,打算將他送進養老院,更因他的右腿「粗勒斯」患病不良於行,提議他到醫院將右腿趕緊截肢。面對女兒們的無情,布茲坦表面上無所謂,總展現得將一切看得雲淡風輕,可他的心裡卻對她們的行為感到生氣與失望,於是他決定逃離她們,帶著簡單行李與存款,以及一件對他意義重大的西裝趁夜離開,瞞著女兒們搭上飛往馬德里的班機,將至當地轉搭火車到前往波蘭首都華沙,再重回兒時居住過的羅茲,將手中這件西裝交給曾救過他、他的救命恩人暨摯友彼翠克的手上。如果可以,布茲坦本就抱持著不回阿根廷、死在羅茲的想法,只是這段「返鄉」旅途是困難重重,因為對他這名曾親眼目睹二戰殘忍一面的猶太人來說,要他開口談論他的過往、這件西裝的故事,甚至要他搭上得行經德國才有辦法抵達華沙的火車,都是困難的。

布茲坦的個性與脾氣很拗、很倔,對禮貌非常注重,雖然身體行動緩慢,可腦筋卻很靈活,總是能想到一些「小奧步」,這在許多人眼裡看來,他就是個不怎麼討人喜歡的老頭子,但實際相處過後,會發現他其實很真,他人遇到困難會出手相助,是名很有禮節的紳士。他前往華沙的途中認識了很多人,包含在飛機上結識的音樂家、旅館討價還價相識的風趣女老闆、還有在火車站出手相助的德國女生,布茲坦在他們的幫助下,和有過嫌隙、住在馬德里的女兒克勞蒂亞雖沒辦法破冰,卻也願意先低頭道歉,更重要的是他終於放下仇恨,搭上了火車準備前往華沙,只是當火車行經德國領土時,他變得緊張、呼吸不過來,整台列車像是載著他時光倒流回到二戰,看著穿著軍服的德國人對著他大吼,瞬間他彷彿回到了小時候,恐懼感侵襲著布茲坦,他承受不住陷入了昏迷...

「這是我做的最後一件西裝,用你1945年給我的打版。」

當布茲坦清醒後,他人已經被送到華沙當地醫院,在護理師的協助下,他回到了羅茲、回到了他曾經的家、那個在二戰後被奪走、被彼翠克父親繼承的家,如今戰爭已過去70多年,他不曉得彼翠克是否還活著,有好多問題困擾著他,彼翠克如果還活著是否還記得他?是否會原諒他這麼多年的毫無聯絡?是否會接下他做的這件西裝?如果他過世了,那他又該怎麼辦?他還有哪裡可以去?心中的懊悔要怎麼消除?好多好多的問題,布茲坦是這樣不安,在護理師的鼓勵下,他說出了他的故事,證明著他終於可以去正視他的傷痛,還有準備拿起藥罐塗抹在傷口上,這趟回家的旅程,也是他的療傷之旅。

「如果你不是猶太人,就不要說意第緒語。」

《這旅程使命必達》沒有去著墨在戰爭這塊,沒有放進許多戰爭片段用來刻意告訴觀眾戰爭的殘忍,而是選擇用另一種方式描述,不特意的張揚卻也能顯盡戰爭的無情。很多時候難以去痊癒的,不是表面的皮肉傷,而是受傷後留在心底的後遺症,就例如一個人遇到了火災,全身有多處燒傷,即使經過了醫療讓傷疤淡去甚至靠手術弄掉,或是有很多方法能夠去遮蓋掉,但也許他有了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後遺症,平時沒事可一旦要接觸到火,曾經遇到火災的事如夢魘般回來了,他不敢再去碰火,連看都不想看到。對於布茲坦,德國就是那火焰,焚燒著他的家人、燒毀他的家園,他得以死裡逃生,卻永遠困在火焰裡,拍都拍不熄,那位車站遇到的德國女子,口中說著流利的意第緒語,聽在他這位猶太人而裡是多麼的諷刺。

《這旅程使命必達》塑造了布茲坦這樣一個不是很討人喜歡的老人角色,先讓觀眾討厭他的一些行為與話語,再慢慢透過他的行動、回憶片段,去讓我們重新認識他,去了解到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個性與脾氣其實都是有原因的,當我們再深一步明白發生在他身上的歷史後,就會懂得去疼惜他、去想保護他。他失去過一次他的家與家人,好不容易活到了現在,卻又得再一次面臨失去家的難受,他只好繼續逃走,就像當年的他跟其他猶太人一樣,只不過這次他逃往的,是曾把他逼走的家鄉。看到最後才懂得英文片名The Last Suit的意思,怎有辦法不被其所感動到?對比前面他的聒噪與煩躁,此時的無聲才真正訴盡了全部,飾演布茲坦的歐嘉伯拉茲,他的每個表情都是戲,看他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讓人動容。

最後附上《這旅程使命必達》預告片。

這旅程使命必達(The Last Suit)(El último traje)
上映日期:2018-12-07
類  型:劇情
國  家:阿根廷
片  長:1時31分
導  演:帕布羅索拉茲(Pablo Solarz)
演  員:《拼湊記憶》歐嘉伯拉茲(Olga Boladz)、《遠離人跡》安琪拉摩琳娜(Ángela Molina)、《來自未來的她》米格爾索拉(Miguel Ángel Solá)
發行公司:本萃電影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benchmark.films.tw/

這旅程使命必達(The Last Suit)(El último traje)海報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