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比利時代表|2018 坎城影展金攝影機獎、酷兒金棕櫚獎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一種注目單元最佳演技獎|2019 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入圍—《芭蕾少女夢》。

02/22(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15歲的拉娜以『老人』之姿進入芭蕾舞蹈學院,在充滿競爭壓力的環境下,為的是以精湛舞姿昂首站立於舞台,而不斷苦練卻也讓她的身體承受不住。

原因是『她』是一位住在『男生』身體𥚃的美麗女孩,正在接受漫長變性手術的『他』,雖然有著疼愛他的父親與友善的醫療團隊,但也似乎看見他對他們暖心關懷,是在故作接受。

而進入女性賀爾蒙療程開始時,卻也產生嚴重的身體不適應,為她的芭蕾舞生涯埋下未爆彈。在接二連三世俗眼光與身體的種種挑戰下,拉娜決定做出一件驚人之舉,為她的人生放手一搏。

出生於比利時根特的27歲導演盧卡斯東特在2016年以《芭蕾少女夢》劇本獲選坎城「電影基石」(Cinéfondation)的巴黎駐村計畫,後於2018年完成拍攝作業,《芭蕾少女夢》是曾有過拍攝短片經驗的他的首部劇情長片,獲選為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並在最後榮獲金攝影機獎(最佳新人首部電影獎)、酷兒金棕櫚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以及一種注目最佳演技獎,可謂驚艷坎城。擁有如此優異成績的《芭蕾少女夢》自然成為比利時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代表,可惜的是《芭蕾少女夢》雖有入圍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卻無緣角逐奧斯卡,最後一席被《沒有煙硝的愛情》拿下,不過這依舊無法阻擋它的鋒芒畢露,在法國盧米埃獎上榮獲最佳外國電影獎殊榮,更在月初比利時瑪格麗特電影獎提九中四,不僅得到最佳首部電影、最佳劇本,兩位重要角色、飾演「女主角」的維克多普斯特和飾演其父親的亞里耶偉索特分別擒下最佳男主、配角。

作為首部劇情長片,導演盧卡斯東特非常地有野心,選擇將他長時間所關注的跨性別議題放入《芭蕾少女夢》中,恰好的是去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得主《不思議女人》就是一部談論跨性別議題的電影,不過就風格與力道來說,兩部電影可說是不太一樣的。《不思議女人》描述一名跨性別者瑪蓮娜因為愛人的離世,不僅被警方當作嫌疑人、得承受外界給予的壓力,同時還必須面對、吞忍來自愛人家人毫不遮掩的惡意,只是當她所擁有的一切都被奪走了卻連愛人的喪禮都無法參加,這讓她再也忍無可忍,決定為愛奔走、捍衛自己愛人的權利、以及爭回她本就該擁有的基本人權。《芭蕾少女夢》則不走這路,雖然它和《不思議女人》都是透過一起事件或是多起事件去刺激主角,好讓觀眾得以看見其內心的轉變與立場、想法上的直接衝擊,可導演盧卡斯東特多所著墨的部分,比較在於主角拉娜(維克多)尋求認同的過程。

「是否覺得拉娜在更衣室換衣服會讓妳們感到不自在?」

《芭蕾少女夢》最為有趣的地方是,它不像《不思議女人》那樣充滿社會歧見,導演設定了一個非常舒適、安全又有愛的環境,拉娜有支持她變性的父親與愛她的弟弟、有願意接受她的同學和老師,幾乎可以說是只要手術成功了,她就可以抬頭挺胸的當個女孩了,在如此的特意安排之下,會難免好奇那主角拉娜還會遇到什麼困難?隨著劇情發展,觀眾才得以逐漸了解並明白拉娜的擔憂,與那一道道非他人、而是自己給自己設下的關卡究竟為何。初入芭蕾舞學院的拉娜,在學校和同學始終保持著距離,一如她在家中面對父親的關心總回以避重就輕的「我很好」一樣,從她面對親人和同學、老師的態度便可知道,她對於旁人看待自己變性這件事還是抱持著懷疑、不確定,「不確定他人是否真的接受、支持她變性?」到後來成了「不確定他人是否真的發自內心在關心自己?」

而當這些疑問於心中怎樣都揮之不去後,越來越多的困擾找上拉娜,最直接的就是她對於自己的自我認同,不論是生理性別或是心理性別都是。拉娜想變性這件事是無庸置疑的,「從男孩變成女孩」自然會是最後的結果,開頭和結尾往往是最簡單的,過程才是最為困難的部分,拉娜在過程中迷失了,她面對許多問題無法作出正確、應該說是「肯定」的回答,就像上面提到的,導演讓歧視二字在《芭蕾少女夢》並不存在,所以她的父親支持她變性、同學也沒有排擠她,甚至還主動接納她、鼓勵她「做自己」,畢竟她未來都要當女生了,又有何必在同樣都是女生的她們面前扭扭捏捏?雖然幾度會讓我覺得有些女孩的做法過於激進、過分,可仔細想想,這也是導演放大拉娜內心自我矛盾與迷惘的一種方式。

拉娜的矛盾與迷惘在中後段越來越明顯,她接連面對父親、同學都遇到了相似的問題,在生理與心理還在打架的時候,她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喜歡男生還是女生、想當男生還是女生?而這些基本都可以歸類在同個問題,那就是拉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男生,還是應該算女生?」,在她現在還處在既是男生又是女生的這個階段時。正因為這樣,她才會錯以為旁人的關心混雜著惡意,也對她這個「不男不女」的人抱持著不友善的態度,為了解決這些困擾著她的煩惱,也似為了正確解讀旁人對於自己的想法,拉娜最後才會做出自己拿剪刀欲剪斷生殖器的舉動,因為她想趕快決定自己的「性別」好融入社會、排除非議。

「我不想用現在這副身體去做那件事。」

「我不想成為榜樣,我只想當個女孩。」

《芭蕾少女夢》將主角拉娜設定為一名芭蕾舞者,藉以達到同時呈現變性者無論是身體或是心理方面的雙重疲憊感,除了是讓觀眾能更疼惜拉娜這位女孩,也是為了說明,這條路並不好走,即便有了親友的支持與鼓勵,若自己沒有強健的身心靈狀況,都是無法繼續走下去的,外界(父親、同學、老師)對她的關心、期待,都在無形間成為拉娜的壓力,她怕別人不是真心對她、卻也害怕別人無法接受她,如此折磨之下她心理狀態不如最初那樣堅強,加上食慾不振導致身體也不夠強壯,醫生擔憂她恐怕無法撐過變性手術。《芭蕾少女夢》就是這樣子用和《不思議女人》不同的方式與劇情,來告訴你我變性者、跨性別者所會遇到的另一種挑戰與為難處-在面對外界眼光之外,其實「自己」也是道障礙。

整部電影最令人驚豔的,莫過於飾演拉娜的演員維克多普斯特,本身就是畢業於芭蕾學院的他舞技自然不在話下,但沒有想到的是首次參與電影演出、還是如此具挑戰性的角色,他能夠表現的這樣好。從原先的歡喜期待,到後來的愁容滿面,在話本就不多的情況下,維克多普斯特只得靠表情與肢體去將拉娜複雜多變的內心世界演給觀眾看,在有限的範圍裡要做出有層次的變化相當困難,維克多普斯特確實做到了,他讓觀眾感受到拉娜這位角色面對現況與被諸多問題困繞所散發而出的憂愁與鬱悶,以及那至最後爆發的自我壓抑,讓人驚艷。

 

最後附上《芭蕾少女夢》預告片。

芭蕾少女夢(Girl)
上映日期:2019-02-22
類  型:劇情
國  家:比利時
片  長:1時46分
導  演:盧卡斯東特(Lukas Dhont)
演  員:維克多普斯特(Victor Polster)、《愛是永恆》亞里耶偉索特(Arieh Worthalter)
發行公司:鏡象電影 mirror stage films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mirrorstagefilms/

芭蕾少女夢(Girl)海報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