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日舞影展|2019 鹿特丹影展|2019 哥特堡影展|2019 台北電影節怪奇物語單元—《逃出絕命夢》。

2019 台北電影節06/28、07/03、07/05播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一家三口歡慶女兒生日,老婆海鮮過敏送醫,醫院裡意外死亡的卻是女兒。數年後,夫妻倆去森林露營,卻是災難般的惡夢。他們遇上詭異雜耍三人組,無賴找上門,夫妻不團結。

婚姻風暴若隱若現,鬧劇即是煉獄,他們像跳針唱片,在天亮之前被困在故事裡面,繞不出駭人輪迴。

「怎麼死都死不完」的輪迴概念先前可以在《忌日快樂》連看到,而引發此無限輪迴的必有前因,目的不外乎就是為了讓陷入輪迴的主角能從中得到個「結果」,可能是對某人事物的醒悟,或者嚐到應有的報應等等,不論好與壞,勢必得有個獲得才能終止輪迴。約翰尼霍導演於《逃出絕命夢》啟動輪迴,無疑是想探討夫妻在失去子女後,如何從悲傷走出、如何在失衡的關係裡找到重回平衡的方法,再一次次的重複中探尋著未來和諧的辦法。從感受上是有接收到導演的意思,但無奈整部片影過太過流於意象,加上基本邏輯不夠通順,致使觀眾難以真正去從劇情中理解導演到底想說什麼,甚至說穿插著寓言童話於裡頭更讓觀眾變得混淆,本來是極容易拍成的主題最後卻成意義未明,空有一身驚悚皮囊,內在稍嫌空乏無趣。

「為什麼不直接說出你真正的想法?」

雖然電影沒有明確拍出,不過很明顯能看出在女兒意外過世後,艾琳和托比亞斯之間變得不一樣了,在前往露營地的車程短短幾句對話聞得到煙硝味,已不見開頭歡樂和諧的模樣,艾琳認為托比亞斯說話總拐彎抹角,明明想說這個結果卻先說那個,讓人生氣了才願意說出真正想說的話。艾琳所說的情況可以從後面劇情的發生察覺到,被托比亞斯稱作的「惡夢」他做了幾回,他已經知道艾琳會被怪人三人組殘忍殺害,明明他是可以阻止,也很顯然他不想要艾琳出去帳篷外,可是他卻相當粗鄙且暴力的硬跩著艾琳,不管對方怎麼呼叫就是不說清楚,難怪艾琳會不想理睬他,而最後結果就是無奈看惡夢不斷發生。

兩人間若是連想說的話都不願直接說出口,關係只會變得更糟不會更好,艾琳和托比亞斯失去了瑪雅,這肯定造成夫妻關係出現裂痕,不過他們似乎沒人想去修復它,任憑這裂痕越來越大。《逃出絕命夢》點出了破碎家庭的內憂,在不解決之前只會不停的重複上演,爭執也好、各種情緒如悲傷、憤怒也罷,就如同輪迴一般糾纏著他們。

「我的公雞死了,公雞死了,牠再也不能咕咕啼、咕咕嗲...」

《逃出絕命夢》有一個非常引人入勝的開頭,聽著三人組中的白帽男唱著這首像是童謠的歌曲著實會讓人頭皮一陣麻,它給我的感覺很像是《鵝媽媽童謠》裡幾篇兒童不宜的童謠,《Lizzie Borden Took An Axe》或者是最廣為人知的《Who Killed Cock Robin》等,詭譎感十足。這首歌搭配著畫面,摸不著頭緒的開頭效果卻很好,挺期待之後的發展,後來當三人組第一次出現在艾琳和托比亞斯面前那種感覺還在,但效果隨著出場次數增加越來越低,完全不知道三人組的來歷、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除了他們,中間穿插著的動畫,還有那隻引領艾琳道那棟屋子的白貓,是都替電影增添了詭譎感,可同時也讓整部電影變得更加不知所以然。

今年台北電影節看到目前還沒看到喜歡的,反而是兩岸電影展七部看了五部,有四部都還滿喜歡的,後面還剩下一個禮拜左右的電影節,還有約十部沒有觀賞,希望有不錯的作品。這次覺得不少導演對於電影都有野心,有很多想法想要透過電影傳達,可惜最後呈現出來的成果,似乎都和原先預期的有不少落差,像是這部《逃出絕命夢》還有《野雀之詩》、《家裡海邊那麼近》,想傳達的都過於隱晦,讓人看得很不踏實。

最後附上《逃出絕命夢》預告片。

逃出絕命夢(Koko-di Koko-da)
上映日期:2019台北電影節播映(台灣尚未代理)
類  型:劇情、懸疑/驚悚
國  家:瑞典|丹麥
片  長:1時26分
導  演:約翰尼霍(Johannes Nyholm)
演  員:Peter Belli、Leif Edlund、Ylva Gallon
發行公司:台北電影節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TaipeiFilmFestival?fref=ts
http://www.taipeiff.org.tw/Index.aspx

逃出絕命夢(Koko-di Koko-da)海報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