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UGsjWFAZZmtByq59Q-1080x720

跳脫校園小清新 挑戰青少年情慾議題極限|《天后之戰》導演林立書新作|2020 台北電影節國際新導演競賽單元—《破處》。

2020 台北電影節06/27播映。

07/03(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8G224TngoVuckGh8WA3C-1080x720

劇情簡介:

「據說在18歲生日那天,男生如果不把自己的元陽卸掉,會一輩子陰陽失調……。」──這麼ㄎㄧㄤ的都市傳說,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阿烈跟神器這對哥倆好是信了!

他們在神器成年那天,約了溫柔嫵媚的大姐姐到摩鐵破處,沒想到下一秒就出了人命!兩人只好把腦筋動到網友西施身上,央求她幫忙開車棄屍。

三個不把世界看在眼裡、也不被世界看在眼裡的青年,就這樣踏上月黑黑、風高高的異色公路,前往傳說中的台灣秘境,體驗一場生死與友情的頓悟之旅。

lSe9z6XjJOseEwSCHtZ6-2700x1799

今年有幾部台灣電影不約而同選擇了在台北電影節做世界首映,《怪胎》、《哈囉少女》、《殘值》、《親愛的房客》、《無聲》、《買房子賣房子》等,也有不少因為各種原因不斷延後上映日期、最後決定來到台北電影節做放映的,像是受到柯震東醜聞影響的《打噴嚏》,以及疫情緣故不得不更動檔期的《破處》、《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與現在要介紹的這部《破處》。由導演林立書執導的新作《破處》,和導演王威翔的作品《哈囉少女》不約而同的以「青春」為題,以不同的方式與形式描繪、呈現了青春的不同面,《哈囉少女》以一起事件的爆發來看校園霸凌,比起《哈囉少女》的直接易懂,《破處》則顯然沒那麼輕易能看懂故事核心,說直白點就是,《破處》很難讓觀眾走出戲院後,能向身邊的朋友說明自己剛剛到底看的是怎樣的一部片,我們就好像跟著主角之一的祖烈在摩鐵吸毒,然後身陷無法控制的迷茫幻覺裡,差別只在於他很快就清醒了,而我們則等到電影結束了才醒,在此前我們都陷入了《破處》那大膽鮮豔的迷幻色彩裡,做了一場渴望長大的魔幻夢境。

《破處》主打台灣少見的性喜劇,導演林立書大膽觸碰了很少人願意去碰的性議題,電影前半段三不五時就是與性相關的字眼,破處二字更是常常掛在兩位主角的嘴邊,於形於體《破處》都似打破觀眾對於台灣青春電影的想像,確實該給導演與電影一些掌聲鼓勵,然而可惜的是《破處》不過「看上去」是大膽的,與如《美國派》系列這類的性喜劇相比,它仍然是稍嫌保守了些,內容更是無法讓觀眾、特別是明顯的青少年族群從中獲得與性相關的啟發,不論是積極想要破處的神器,還是想盡各種辦法要幫好友破處的祖烈,他們對於「性」並沒有再深入的想法,他們只是「想(要破處)」而已,光就意義來說,在《破處》裡的「性」只能被當作用來吸引人的外包裝,和《美國派》系列是沒得比的。

即使《破處》沒有辦法成為與《美國派》同樣的經典之作,卻也還是努力的想讓觀眾去從電影裡獲得些什麼,雖然上段提到兩位男主角只「想(要破處)」,對於「性」是沒有再多一點的關心,但實際上導演林立書卻是順著他們的「想(要破處)」來變換了一下,把「想」這字重新拼寫成了「渴望」,而「破處」則被改寫為了「成為大人」,「想破處」於是等於了「渴望成為大人」,破處這個引發一切騷動的動作,變成了一種象徵性的字眼,彷彿只要破處了就象徵著自己成為了大人,只是真是這樣嗎?導演林立書透過了《破處》提出了質疑。成為大人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於單是想要弄明白「大人」是多複雜的兩個字就很困難,寫來簡單可它所必須背負的卻很沉重,連已經是大人的我們都不見得能用肯定的語氣說自己已經是大人了,更別提還是青少年的神器與祖烈。可就因為他們不懂然後又很渴望,所以「破處」自然成為了他們最為直接的判斷方式,可是他們從沒想過破處(成為大人)之後呢?

我比較喜歡《破處》的是,可以把觀察導演林立書藏在電影裡的象徵有多少當作一種樂趣。例如他用破處來象徵成為大人,他亦用讓神器成功破處的熟女萬德蓮之死,來當作他們長大成人所要付出的代價,而他們深怕害死人這件事傳出去於是踏上棄屍之旅的過程中所遭遇到的意外插曲,就是代表著成為大人之後的阻礙與挑戰,「萬德蓮」滿足了他們對長大成人的美好想像,可之後的「萬德蓮屍體」則成了他們的噩夢、是成為大人之後必須扛起的重擔,沒辦法再像個孩子一樣哭鬧耍賴,把它丟給大人後拍拍屁股走掉,一旦做過了(破處=成為大人)就回不去了。

yKP6bsY6sEdEYEVJn4W4-1080x720

「當你十八歲發現根本沒有好事發生,你就會寧願自己根本沒出生在這世界上。」

《破處》的本質上還是一部談論關於成長的青春電影,就算它如何用各種浮誇的東西來包裝都藏不住那流淌在電影裡的、那屬於神器與祖烈這個年紀會有的躁動。在他們破處之前,他們狂傲、他們恣意、他們幾乎一無反顧,因為這個階段的他們沒有什麼事是比破不了處還讓他們擔心的,可是在破處之後,情況似乎就不再那麼單純了,象徵美好的「萬德蓮」成了集結各種麻煩事為一身的「萬德蓮屍體」,他們甩開不了這些麻煩、這些問題,只好帶著祂踏上旅程,看起來他們是展開一段逃亡之旅,但實際上他們踏上的是那條以大人為名的公路。自從這趟旅程開始之後,神器與祖烈以及後來加入的西施,遭遇到的困難何其多,無法控制的意外、避免不了的衝突...,當幾乎沒有什麼好事,反而都是一些鳥事找上他們的時候,兩人才相互怪罪為什麼要這麼快的想破處(成為大人)?原來他們根本就還沒有做好準備面對大人的世界。

「反正今天沒有這個屍體明天也會有別的屍體。」

「一輩子,兩兄弟。」

導演林立書不只談性之於成長的意義,他也聊自我認同、兄弟情誼,以及如何愛人。相信多數人都會認為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西施這種人,會願意幫助陌生人去棄屍,就算她早已暗戀身為直播主的祖烈多年也是,西施的出現是讓電影更莫名其妙,卻也令人難以忽視她這瘋狂舉動背後的意思,幾個畫面的拼湊讓我們大致了解西施這個人,她因為外型感到自卑、努力擺攤過生活卻總是被找麻煩,好像這個世界都一起欺負她,有她沒她都沒差的失望讓她曾經自殺過,雖然現在自殺失敗了但之後終究還是會有一天繼續嘗試、嘗試到自己離開人世為止。她之所以幫助神器與祖烈,不僅是因為她喜歡祖烈,更是因為她從他們的求助裡找到了能滿足她「被需要」的可能,她也知道幫助他人棄屍是不對的,可是她真的沒有辦法了,至少「他們需要她幫忙」真實的令她找到了自己活著的價值。

不過讓她得到滿足的是祖烈,讓她感到失望的同樣也是祖烈,他近乎幼稚的言行舉止讓她看不下去,她不敢說自己當大人當的多好,可至少是比小瞧了長大這事的祖烈好,他對許多事的無所謂與輕蔑,看在直到累倒撐不下去之前都努力活著的西施眼裡,根本是不負責任的空虛。但西施不知道的是,就像她渴望著被需要,祖烈亦是渴求著被關注、被關愛,他從家庭得不到的,他試圖從直播、從他誇張的言行裡獲得,他的大膽無懼其實只是為了掩飾真正的自己,他的冷漠無情其實只是不曉得怎麼真正的去愛人與被愛。

f2NisLyJHuycoIEQMKNY-2000x1335

《破處》用很不真實的方式來講著關於成長這事的沉重與沉痛。導演林立書試著從氾濫的青春電影中找到新路,所以他求助於性喜劇,盼能從中解構出青春的另一面、用天馬行空的荒誕拉扯出後青春的狼狽與憂愁。不可否認的是《破處》確實和台灣至今的同類型電影很不一樣,它大膽、它新鮮、它給了觀眾重新認識青春電影的機會,可我們也不能去替電影一昧的說好話,因為概念再好,還是要觀眾接收到才有用,《破處》說實在話是雜亂的,凌亂的節奏步調不能用魔幻風格含糊帶過,角色設定的刻板造成了議題處理上的困難,三位角色、特別是神器與祖烈的爭執不夠有力,時常上一秒在吵下一秒又裝沒事的,前後的情緒沒有延續,再加上剪接與畫面上的問題,導致觀眾會有處於一場混亂的感受,結局的收不乾淨是人為刻意,可順著整部電影看到最後,難免會先錯愕著這收尾的方式是否太隨便。

《破處》對我來說恰好與這次台北電影節另一部作品《她房間裡的雲》相反,後者是「好看不好懂」,《破處》則偏於「好懂卻不好看」,劇情不夠深是硬傷,那是再怎樣用華麗的裝飾去點綴也彌補不了的,非常可惜。

最後附上《破處》預告片。

破處(Leaving Virginia)
上映日期:2020-07-03
類  型:喜劇
國  家:台灣
片  長:1時40分
導  演:《天后之戰》林立書
演  員:《犯罪現場》吳肇軒(NG Siu Hin) 、 楊懿軒 、 《一吻定情》郭文頤 、 《角頭2:王者再起》曾珮瑜(Peggy Tseng) 、《緝魔》睦媄、《狂徒》李千那、《紅衣小女孩2》黃鐙輝、《你的情歌》納豆、《健忘村》馬念先
發行公司:双喜電影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arhf.com.tw/

200627-破處(北影)

破處(Leaving Virginia)海報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