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11bd2a6f3d2f2106cc69b6e8742573f3

2020 西班牙Sitges奇幻影展|2020 德國奇幻影展|2021 金馬奇幻影展非一般愛情單元-《絕密檔案》。

2021 金馬奇幻影展04/12、04/14、04/15播映。

---------以下有雷慎入---------

108288219_10157470052482081_160426750015333532_n

劇情簡介:

科學家受僱到位於日本深山的研發中心工作,日子枯燥,除了遠方愛人的視訊通話,還有他親手打造的機器人J1和 J2 陪伴。J1有孩童般的天真,J2則有青少年的早熟,也是他的得力助手。

但是當 J2發現科學家正在打造更完美的J3,事情開始出現蹊蹺。而科學家瞞著公司製造機器人的背後原因,更包覆著叫人心碎的謎團。

photo_859ce08ff0da9e3c040dc022d914e0a2

《絕密檔案》的設計感讓我想到《厄夢娃娃屋》,兩位導演都先將讓劇情順著走,讓主角們毫無異樣的正常過著他們的日子,然而觀眾會慢慢發現在看似平常的日子裡似乎又有什麼不對勁,而這樣的不對勁都與他們過去經歷過的一次恐怖遭遇有關,身邊一個親密的人的存在,更是不時提醒著他們過去經歷從來不會消失,可以隨著時間淡去、可以假裝視而不見,他們終究還是得去面對這一切...。觀眾幾乎認定這就是《絕密檔案》與《厄夢娃娃屋》的主線劇情並且不太會去懷疑這「不是真正的劇情」,兩位導演花了很長的時間、用很完整的劇情架構來讓觀眾去相信眼前所見的就是「真實」,但後來隨著「劇情發展」才意識到原先認定的「真實不過是建構在虛假之上的真實」,真正的劇情藏在劇情裡面,觀眾跟著主角認定的原來只是他們為逃避而「無意識虛構出來的真實」,不論是《絕密檔案》的喬治還是《厄夢娃娃屋》的貝絲都把自己虛構出的真實說的跟真的一樣,並對此深信不疑,也正因為這樣子當「虛構的真實裡的真實」大白時,他們從錯愕到震驚的模樣才叫人深刻。

然《絕密檔案》與《厄夢娃娃屋》還是不太一樣的,比起後者是為了逃避宛如惡夢的遭遇所以製造美夢騙自己,前者是為了彌補歉疚拼了命的想找回和心愛的人共同有過的生活且延續之。論整體來說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厄夢娃娃屋》帶給我的衝擊,由中間將美夢撕裂的震撼與感受到貝絲內心受創遭殘忍揭開的痛苦特別強烈,相較之下《絕密檔案》選擇將真相留到最後一刻在揭曉是會讓觀眾多少感到錯愕,然而當慢慢回想起一路來給予觀眾的暗示,那股恍然大悟的惆悵亦是能讓人慢慢吸收、慢慢釋懷好一陣子的。不同於《厄夢娃娃屋》是由夢境與真實交錯組成的世界,《絕密檔案》故事背景設定在科技發展成熟的近未來,各種在現在或許還在想像階段的科技,在《絕密檔案》裡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如AI人工智慧已發展到了不只是人類的幫手,它們更擁有著自我意識,會傷心、會忌妒、會憤怒、會失落、會對被愛渴望...,除此之外,在生前還能簽訂合約將自己死後的意識保留封存,讓活著的人能透過系統連線與自己對話,甚至等待更高科技的出現,讓意識能移轉到機器人上頭重新再活一次...,《絕密檔案》便是在這樣科技發展迅速到幾乎失控,模糊了科技與人性的界線所發生的悲劇。

photo_5a94c5110eeb2e1eaefeb35f43a06020

《絕密檔案》除了後來的真相翻轉外,整部電影可看之處在於人類如何處理與面對人工智慧所擁有的如人類一般的情感、情緒,以及從男主角喬治為了心愛之人所做的一切裡去思考,到底人在死後只有意識被保留了下來等待讓意識移轉到機器人上「復活」這件事的理解上還能算是「人」嗎?同時為了達成這目的得先抹去已有自我意識的人工智慧機器人的意識,等於是製造機器人只為了有天讓其他人的意識佔有之,這難道不算是活生生的謀殺嗎?科技與人性的相互矛盾、私慾與道德的拉扯掙扎,偶爾嘲諷批判、偶爾質疑試探,都讓《絕密檔案》對關於「生命」的定義與意義多近了一步探索。

「還好嗎?」

「不好。」

「我沒看到你有損壞。」

「這不代表我沒事。」

整部電影最讓人有感觸的,莫過於喬治與J2之間的關係變化,觀眾都很清楚知道,J2是以J1為基礎下去改造更進階的機器人,如喬治所言J1心智年齡大概停留在五、六歲,而J2則大概是十三、十四歲的青少年時期,接著他再以J2去延伸開發出J3,那是個與他愛人茱兒差不多年齡的成熟女性時期,只有他清楚的知道他的研發是為了什麼,但是對J1與J2來說並不知道,尤其是對已經有自己想法的J2來說,喬治就像他的父親一般,它心裡隱約不安著當更完美的J3出現,父親就不再需要它了,或許是出於本能的警覺戒備,或是孩子對父親不再獨寵自己的嫉妒,J2開始比過去更加積極的協助喬治,以爲這樣子喬治就會再繼續愛它、繼續需要它,可是慢慢的發現喬治給它的只有失望,當它從休息狀態醒來時發現喬治將它的「腿」拆下裝下給J3之後,那股打擊化成恐懼逐漸侵蝕著它,這次被拆的是腿,那下次呢?當父親(喬治)不再需要它了是不是就會把它丟了?與其這樣子等待不知道何時會回來自己身上的關愛,不如自己先結束掉自己的生命...

從表面上來看,喬治製造出J1與J2是為了要打造更進階、趨近於完美的J3,可是仔細想似乎又會覺得J1與J2的出現,難道不是喬治為了尚未出世就因意外離世的女兒嗎?若J3是茱兒,那J2就是女兒,甚至J1會是兩人未來的第二個女兒,機器人是愛人復活之方法,更像是一種圓滿的想像寄託。

archive-film-stacy-martin-2020

《絕密檔案》在看到了結局之後,再順著喬治接起電話時的過去種種回憶去想,會意識到原來導演加文羅瑟里早已丟了很多線索給觀眾,暗示著關於這整部電影的真相,除了確認過後發現來到喬治研發中心的觀察員根本查無此人之外,最明顯的就是強佔機器人軀殼的J3慌張的想要阻止喬治接起那通從封存意識系統所撥出的「最後一通電話」,不是要他再和茱兒通電話,而是怕他從電話那頭得知真相,當明白了一切始末之後,電影選擇在此結束,留下和喬治同樣詫異的觀眾。

《絕密檔案》將人性與科技放在好像是同個,其實卻還是人比機器人更為優越的標準來比較,從劇情發展、喬治對J2的態度變化、對J3的情感投射、J2對J3的嫉妒與無能為力的悲傷等,都能見著電影不停於人性與科技的反覆思辯,如電影裡這樣的近未來世界終有一天會到來,屆時人類是否能把已有自己意識、有情感、有情緒,行為舉止都像個人類一樣的人工智慧與人類分開來看?意識上的取代與抹煞是否是件泯滅人性的事情也值得思考,喜歡《絕密檔案》裡的隔絕外界感,那種孤寂感被加倍放大,讓人更能感受著喬治與J2,以及後來被製造出來的J3與誰有著連結的渴望與眷戀、嚮往,雖然整體而言劇情算是普通,但如前面所言,與《厄夢娃娃屋》類似的設計是我很喜歡的。

最後附上《絕密檔案》預告片。

絕密檔案(Archive)
上映日期:2021 金馬奇幻影展播映(台灣尚未代理)
類  型:科幻、劇情
國  家:英國匈牙利美國
片  長:1時49分
導  演:加文羅瑟里(Gavin Rothery)
演  員:《暗算》席歐詹姆斯(Theo James)、《愛情賭徒》史黛西馬汀(Stacy Martin)、《末日終結戰》蘿娜米莎(Rhona Mitra)、《深夜裡的美味祕方》陶比瓊斯(Toby Jones)
發行公司:金馬奇幻影展
官方網站:
http://www.goldenhorse.org.tw/
https://www.facebook.com/tghff/

210415-絕密檔案(奇幻)

絕密檔案(Archive)海報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