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b4c1996015a1f936000d19e15c817062

《迴光奏鳴曲》導演錢翔 細火慢燉第二部長片作品|改編自作家王定國短篇小說《妖精》|2021 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改編劇本入圍修行》。

2021 金馬影展11/13、11/14播映。

01/14(五)全台上映。

photo_4d1f773ed427ca5881bd37b5a5f0030b

劇情簡介:

如果中年人生是一場修行,該期待的是頓悟,還是在矇眼的黑暗中放慢呼吸?

模範主婦嚴太太在買菜煮飯、帶狗看醫生的瑣碎日常中,持續過著靈修人生;上班無趣,下班無處可去的嚴先生,也日復一日地過著「修行」般敬而遠之的婚姻生活。

直到嚴太太意外接到一通電話,得知多年前丈夫短暫出軌的對象住進了療養院的消息,原本凝固的日子便開始掀起波瀾⋯⋯。

photo_dd278b24998de2f827a59de9b51daea1

常常我們都喜歡看甜膩劇情、圓滿結局的愛情電影,即使偶爾我們會吐槽這些都太過於偶像劇、和現實有點差距,可是我們還是會把它看完,因為這樣的愛情是一種夢想、憧憬,甚至是一種渴望,然而當電影播完、偶像劇完結,回到家裡打開電視轉個新聞台,看見許多報導關於愛情與婚姻裡的不堪新聞,那個瞬間的如夢初醒,才深深體認到現實生活終究不是那麼一回事。如同愛情電影、偶像劇是「被拍出來的」,也許很多時候的美好也都是「被表現出來的」,會不會實際上裡頭的真實狀況已是殘破不已?只是出於各種理由,不得不的選擇繼續用假象示人,或者是騙騙自己、催眠自己,直到連自己都忍受不了為止,例如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羅志祥與周揚青,以及王力宏與李靚蕾。不論是愛情還是婚姻都該是兩人的共識,在這段關係中兩人應是對等而非誰尊誰卑,即使我們都很清楚總是會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者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情形出現,但說到底還是有個極限不該被任一方挑戰的。

當忍無可忍之後,就是等看誰將這愛情或是婚姻假象戳破。而隨著假象被戳破而來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對對方、對愛情、對婚姻的題問,問怎麼可以對感情不忠、問為什麼可以對不起自己、問難道不會有任何一點對這段感情的歉疚?問了很多無非是想要找到「走到今天這一步」的答案。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蕾神之鎚,也不是每個人都有那個勇氣自揭不堪,例如《修行》裡的嚴太太。她知道丈夫外遇卻始終不說,即使她知道丈夫應該也知道她知道,可是她把這個兩人都知道的「秘密」選擇藏起,讓它成為這段婚姻裡的一道難以抹滅的污痕,她其實也明白這段婚姻早已無愛,只剩名存實亡的夫妻關係,她依然願意卑微的活在這段關係裡、任由彼此成為同住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就算後來她總算直搗丈夫下榻的旅館、彷彿將長年累積下來的委屈與不甘用力的發洩在丈夫身上,可下一秒冷靜之後還是起身像個賢妻將丈夫拖到浴室,替醉倒的他洗個一身淨,繼續沒事般的過生活,不是原諒而是假裝沒事。

你說為什麼嚴太太不乾脆結束這段婚姻?但我想,若在《修行》中她能點首歌來唱,或許她會點張惠妹的《真實》也說不定,對於丈夫、對於外遇、對於整個婚姻狀態、對於兩人之間的問題,就像歌詞唱的那樣,「太多疑問知道答案又如何?」,其實沒必要的吧,「放不開也看不見未來,難道這種不完美,才是愛情真實的樣子?」,從有愛到無愛,從幸福洋溢到痛苦不堪,從決定攜手共度一生到不曉得該如何結束,於是只好坐在飯桌兩端相看兩相厭然後無言以對,嚼著跟他們婚姻一樣無味的飯菜,這樣如此悲傷又悲觀的場面,似乎才是導演錢翔眼中更像是婚姻的真實模樣。

d7DKedTEBG0qIgfud8FQ-1620x1080

雖沒看過王定國的短篇小說《妖精》,不過導演錢翔將改編之的《修行》拍的就如同前作《迴光奏鳴曲》、甚至比《迴光奏鳴曲》更有禪意,電影給予觀眾的感受並不強烈且非直接性的,而是相對來說是靜謐的、是隱晦的,導演錢翔選擇將訊息符碼化、將嚴太太與嚴先生於這段婚姻的現階段狀態與想法寄託於意象傳遞,看似無趣枯燥的情節與毫無生氣的對白台詞,其實都是很有意思的感受性存在作用。例如嚴太太在靈修時邊擺動著雙手邊發出「尬、尬、尬」的聲音,那不僅是靈修師傅的要求,此時的她更宛如一隻墜地後掙扎著躍起的鳥兒哀鳴,就像她在婚姻裡的樣子,後在療養院裡她被因精神狀況出問題住了進來的嚴先生的外遇對象蘇可芸關在陽台時,她聲嘶力竭卻無人伸出援手解救她而癱倒在地的脆弱無助,與那隻鳥無異。

而嚴先生則像是他們家養的名叫泰瑞的老狗,一次跑出家門不見人影,耗費嚴太太很多時間才尋回,如同當時出門外遇「被挽回」的他,當嚴太太不讓泰瑞吃過鹹的食物時,嚴先生就偷將泰瑞帶到公園「偷吃」,當嚴太太擔憂泰瑞染病於是打算帶著牠去結紮時,嚴先生面露厭惡的直嚷著「有必要嗎?老狗欸!」,似乎也在替自己的處境與男性尊嚴喊話與維護,他趁著嚴太太沒留意的時候先到獸醫院把泰瑞帶走,接著在某一日帶著牠離家出走,一句未留,象徵著他想離開這個家卻無法離開、期望有人能帶他走如他帶走泰瑞一樣的內心。鳥與狗,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看似世界相連然卻天差地別,唯有彼此受困於牢籠時方得同聚,一如嚴太太與嚴先生受困於家。

在《修行》裡有著許多一再重複的場景,那是導演錢翔用來呈現嚴太太與嚴先生一成不變又無趣的日常,同時也讓觀眾從這些百無聊賴的生活景色中感受著兩人對這段婚姻的「畏懼」與「厭惡」等情緒。最顯而易見的就是那一場場的餐桌戲,為了家人健康著想的嚴太太總是習慣在用餐時間用果汁機打一杯杯的營養果汁,可果汁機惱人的聲音讓嚴先生眉頭緊皺,即使他沒說而是選擇用放立放下碗筷來向妻子表示不悅,可嚴太太還是接收到了這份不滿,在這緊繃的空間裡任何聲音都讓人敏感,後來當她再次在吃飯時打果汁,她按了一下開關然後停住,傾身看了一下丈夫是否有所反應,確認對方似乎「沒有意見」之後她才又再度按下開關。只是嚴太太心裡會不會很難受?丈夫外遇她閉口不提、當作秘密深藏心底,假裝沒事繼續生活,事發至今或是更早之前就開始把日子過得小心翼翼,擔心哪裡又會惹到先生不開心,假使嚴先生真的不喜歡果汁機聲音直說就好,無奈他卻寧可獨自生悶氣也不開口和她說話,曾經情話綿綿如今卻是沉默無語,這怎麼會是夫妻、婚姻該有的樣子?

photo_eb03e32d0e1c2a7e6a092b9da03229d6

修行嚴太太與嚴先生沒有人想過解決問題,任由問題一個個生然後腐壞這場婚姻,觀眾透過鏡頭看見的,是這對夫妻的中年危機。雖然導演錢翔沒有明確指出兩人問題,可依然能從中感受到兩人早已對這對婚姻筋疲力竭,他們一個是將自己寄託於靈修,試圖藉著信仰找到內心的平靜;另一個則是上班偷看年輕女員工解渴,下班後不直接回家而是跑到便利商店消磨時間,兩人各自忙碌、讓自己忙碌,好減少見到彼此的頻率,以為這樣做婚姻就能苟延殘喘,可殊不知就觀眾看來、甚至他們自己也明白這些舉動其實不過是逃避,以為逃避久了問題就會跟著沒了,但問題始終都在那裡等他們去面對。那通突如其來的電話,讓嚴太太首先無法繼續逃避,後來隨著靈修教室的關閉,更將她直接推到問題面前,和著恐懼、憤怒、不甘與悲傷的淚水不停落下,她終究是得走過這一關的。

電影的最後,是嚴太太與嚴先生兩人盛裝出席兒子的婚禮,望著投影幕上一張張幸福洋溢的照片,年輕男女的恩愛模樣倒映在他們眼裡,那些時刻好似看到了他們的曾經,然當走出會場兩人回到車上,後視鏡裡的是瘦瘦巴巴的中年男女,看看兒子在想想自己,從新人婚禮回望他們的數年婚姻,原來時間帶走的不只有他們的青春與活力,更還有他們對愛情、對婚姻的熱情與激情。

導演錢翔無非是想透過《修行》來思考婚姻之於夫妻的意義,並非是該不該從愛情走向婚姻的疑問,而是婚姻到了後來在夫妻各自心裡成為一個什麼樣的存在?有人說是因為還愛著所以沒有分開,但看著嚴太太與嚴先生忍不住困惑了起來,到底婚姻對他們兩人而言是一個習慣?是一個義務?還是一個或許還愛著彼此的證據?又或者是一個「不年輕了、沒法重新再愛一個,反正既然日子也就這樣了乾脆就得過且過」的念頭讓他們甘願在這無愛的婚姻裡困住彼此?

修行》和《迴光奏鳴曲》同樣平靜,幾乎沒有任何高潮起伏,安靜的容易讓人覺得乏味,但不論是《迴光奏鳴曲》裡中年婦女的寂寞呼救,或者是修行》中嚴太太與嚴先生的婚姻課題,都不需要過分用力而是僅需細膩描繪,導演錢翔於兩部作品中均是台詞不多、多用畫面與聲音的設計與捕捉來構築電影,然後再利用隱晦卻不晦澀的意象來呈現角色的內心世界。最重要的是,如此易和無趣畫上等號的類型電影,都得仰賴一位擁有強大演技的演員來支撐,而這位演員正是影后陳湘琪。從《迴光奏鳴曲》到《修行》,陳湘琪均展現出其無比細膩的演技,她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肢體都是戲,你很常可以從她的眼睛裡看見當下角色的情緒,她特別適合這種角色,無須依靠其他角色便能自放光芒,雖然以戲份來比較有些不公,但確實是陳湘琪的氣場完全蓋過同為金馬影帝的陳以文,嚴太太這個看似普通的角色有多演,從她能在這次金馬獎上和新科影后賈靜雯纏鬥到最後一輪就知道,她不適合一群人而是一個人的孤寂感從骨子裡滲透出皮膚,讓人目光完全離不開嚴太太身上,實在太想知道她深鎖眉頭裡的故事,沒能再拿下一座影后實在可惜。

最後附上《修行》預告片。

修行(Increasing Echo)
上映日期:2022-01-14
類  型:劇情
國  家:台灣
片  長:1時25分
導  演:《迴光奏鳴曲》錢翔
演  員:《家在蘭若寺》陳湘琪、《不想一個人》陳以文、黃柔閩、丁寧
發行公司:好威映象有限公司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IncreasingEcho

211114-修行(金馬)

修行(Increasing Echo)海報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