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台北電影節榮獲百萬首獎、最佳劇情長片等5項大獎|2017 金馬獎10項大獎入圍|2017 台北電影節開幕片—《大佛普拉斯》。

10/13(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在佛像工廠擔任夜間警衛的菜埔(莊益增飾),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深夜幫董仔啟文(戴立忍飾)開大門,他撿破爛的換帖兄弟肚財(陳竹昇飾)平時沒事就會來這裡看電視卡唬爛。那天凌晨雨很大,肚財帶著快要過期的咖喱飯來找菜埔,偏偏電視又壞掉,肚財聽人家說有錢人的世界都是彩色的,於是慫恿菜埔拿出董仔的行車紀錄器看看有沒有養眼的東西。
 
但2人也從一個單純享受情色廣播劇的小確幸夜晚,莫名捲入一個政商勾結、情慾橫流、驚天動地的超完美謀殺計畫。1尊大佛、1間工廠、8個不同背景的小人物一同刻劃出最荒謬的甘味人生…

有錢的人生是彩色的,貧窮的人生是黑白的。這句話看來荒謬可笑,可在現實社會當中,這樣的一句話好像說來有幾分道理,至少在你我認知的現況中,那種「出生沒有含著金湯匙沒關係,靠著努力照樣能出頭天」的成功有多少?你說全台首富郭台銘不就是個白手起家、到後來叱吒科技業的最好例子?是啊,不否認,所以他的人生從黑白到彩色全靠他拚來的,不過他的子女呢?不就是一出生便有著人人欽羨的彩色人生嗎?雖然總有人說「人生來平等」,但其實我們都明白,這句話只是說來安慰自己用的,沒權沒錢的我們,跟很多富二代、富三代相比,真的就像一台老舊的黑白電視機。講這種話對他們也許不公平,只是從一開始上天就沒有對誰公平過,不是嗎?

《大佛普拉斯》是一部充滿無奈的電影,從裡到外、從上至下,沒有一處不讓人感到無奈,很想大口嘆氣的那種無奈。在到處幹你娘、操你媽的逗得觀眾哈哈大笑的時候,其實夾雜著不少不甘心以及無能為力,男主角肚財那句「人家就能叫啟文(Kevin),我只能叫肚財」聽來格外心酸,這種不對等在電影中到處可見,導演黃信堯可說火力全開的嘲諷著台灣社會上層菁英與底層百姓的不平等,只是他用了幽默到不行的劇情、對白、角色去和緩一切,只是當最後一景落幕,到頭來會發現,這樣的方式也許是導演觀察過後,用最能代表著底層百姓面對無力扭轉的社會現況的心情-「苦中作樂」。

白天兼差多份工,晚上到工廠擔任警衛的菜埔;靠撿破爛維生,興趣是夾娃娃的肚財,同為社會底層人物的他們,是彼此僅存能相互依偎的朋友,被坑也不敢回嘴的肚財,只有夜晚來到菜埔在的警衛室裡才敢放大音量,這不過幾坪大、下雨還會漏水的鐵皮屋,卻是他倆的小小天地。某日,肚財提議將菜埔老闆、啟文的行車紀錄器拔下來看看,看是否能找到有趣的片段供他們娛樂,溫文懦弱的菜埔拗不過肚財的苦求,還是點頭答應了這項提議,起初看了幾個片段都沒任何特別之處,而在他們鍥而不捨的努力下,終於「聽」見啟文和幾名女子的淫聲浪語,讓兩人都興奮莫名,自此後每晚的行車記錄「片」觀賞,成了肚財與菜埔的唯一樂趣,直到某天他們透過行車紀錄器,目睹了啟文殺人的全程...

「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

這電影終究不是童話故事,不要以為當肚財與菜埔發現啟文殺人,就能以此要脅他好讓他們生活變得更好,想太多。他們反而因看見了這驚人一幕,日子過得心驚膽顫,甚至到了要去廟裡收驚的程度,明明他們可以報警抓人、明明做錯事的不是他們,但他們卻因為過去卑微日子過久了,整個人都變得卑微了,害怕著會被啟文發現這件事,而事實上啟文確實發現了,於是他來到菜埔的警衛室,意有所指地說著「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平安」,起初菜埔不懂,是當肚財酒醉遭人撞死後,他才明白了這句話,雖然肚財的死看起來像是一場意外,但菜埔知道一切都是計畫好的,只是他依然什麼都沒說,就這樣

和少數幾個生前認識肚財的人,土豆仔、釋迦一起送肚財最後一程。

《大佛普拉斯》或許是最能代表台灣的一部電影也說不定,原因不是它全片有百分之九十都在講台語的緣故,而是它確實的點出台灣社會不可思議的醜態,官僚貪腐、政治操弄、媒體亂象、資源不均等等,有權有勢者呼風喚雨,沒權沒勢者只能等死,或者說死了也沒人理你,任由你躺在路邊等人發現,就像遭逢「意外」過世的肚財死在水溝一樣,他的死乏人問津,可啟文只是因為與葉芬如(被他殺死的女人)關係親密的緣故,而被請到警局問話,立刻就有副議長出面關切,更生氣指責警方的不是,因為「怎麼可以如此對待像啟文這樣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呢」,最後當然就理所當然地離開了警局,一點事也沒有。不久後便若無其事的去到菜埔的警衛室「關心」對方,關心他的薪水夠不夠、他的母親身體還好嗎、住的地方還可以嗎之類的屁話,實際上就是用權勢壓迫菜埔,要他安靜閉嘴。

導演黃信堯用他的獨特方式,訴盡了他眼中的台灣社會,透過電影傳遞他的不滿,還有我前面說的無能為力,《大佛普拉斯》草根性重、共鳴性強,觀眾會隨之歡笑,也會隨之沉重,在看電影的時候我發現,前半段是歡笑不斷,任何一點小地方都能讓人笑出聲來,直到肚財死後,後半段的劇情很少人笑,不是笑點減少了,而是觀眾都看進心裡了,有的人甚至會把自己投射在肚財(或者菜埔)身上,去從這些真實存在台灣各角落的小人物身上找到和自己相似的地方與境遇,黃信堯放過啟文,不是因為他寬宏大量,相反的他賜死肚財,也不是他格外殘忍,而是因為這就是現實,沒辦法,你知我知在場所有觀眾都曉得,於是沒有人會去批判黃信堯無情,只會與他一起無聲吶喊,接受這一切的天註定。

佛在信徒心中是莊嚴的,且能給予百姓安定的力量,不過在你需要的時候,會伸出援手救你的,是佛?還是你身邊的朋友?肚財都養不活自己了,卻願意出聲關心在海邊小屋遇到的失意男子,這樣的滑稽設計看來荒唐,但當看見肚財得不到神明的幫忙後,這樣一個小小的關心慰問,頓時讓人想落淚。佛祖、神明的存在,無疑是給人在心靈有所寄託,正因為有了依歸之處,於是我們拜佛、祭祖,為了感謝保佑,也是盼求祂們繼續保佑自己,只不過時代變遷,曾幾何時拜佛變得不真誠,變得有點像是「做好看的」?先別管電影最後的護國法會的奇異聲響到底是怎麼回事,單純回到拜佛這件事來,曾經繁複的過程變得簡便,好似為了符合現代人的腳步所以從簡,雖然從簡一樣能夠以虔誠態度去拜,但現代人多半自掃門前雪,在如此冷漠的現今,人與人都鮮少互相關心彼此了,又有可能認真對待拜佛這件事?「多關心身邊的每個人,哪怕不認識、不熟,讓人與人之間不再冰冷」,應是導演黃信堯想藉由《大佛普拉斯》傳遞的另一個期許吧。

最後附上《大佛普拉斯》預告片。

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 +)
上映日期:2017-10-13
類  型:劇情、喜劇、懸疑/驚悚
國  家:台灣
片  長:1小時44分
導  演:《雲之國》黃信堯
演  員:《痴情男子漢》陳竹昇、《猜螺絲》莊益增、《一路順風》戴立忍、《指甲刀人魔》納豆、《健忘村》張少懷、《一路順風》陳以文、《愛琳娜》丁國琳、《雖然媽媽說我不可以嫁去日本》林美秀、《吃吃的愛》梁赫群、《樓下的房客》游安順、《總鋪師》脫線、《命運狗不理》豬頭皮、《總舖師》李永豐
發行公司:甲上娛樂
官方網站:
https://www.facebook.com/applausemovietaiwan

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 +)海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