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激樂人心》導演泰德泰勒執導|《逃出絕命鎮》《月光光新慌慌》傑森布倫監製|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奧塔薇亞史班森領銜主演—《恐怖大媽》。

05/31(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歡迎來到大媽家狂歡,但是想要安全回家就得碰碰運氣。

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奧塔薇亞史班森飾演蘇安,一個住在俄亥俄州寧靜小鎮,平常不與人來往的孤獨大媽。有一天一名才剛搬到鎮上的青少女瑪姬在超市外面拜託她幫她和她的朋友買酒,於是蘇安就逮到機會,在對方毫無戒備的情況之下,交到一些比她年輕很多的朋友。

她隨後就邀請這群青少年到她家的地下室喝酒狂歡,這樣一來他們就不必擔心酒駕被逮到的危險,但是她也訂下一些規定:其中一名青少年必須不喝酒保持清醒;不准罵髒話;不准到她家樓上;而且大家都要叫她“大媽”。

但是當大媽一開始對這些青少年的熱情好客,開始變調成一種變態的著迷,這些青少年找到開趴場地的美夢,就漸漸變成了一場恐怖駭人的噩夢,而大媽家也從鎮上最嗨的狂歡好所在,變成全世界最可怕的地方。

《恐怖大媽》有點近似於前一陣子的《侵密室友》,都是一個人、或者是一群人,偶然認識了一個陌生人,初識便相談甚歡成為朋友,可多見幾次後就開始察覺眼前的陌生人根本大有問題。基本上《恐怖大媽》整部電影就是太過熟悉的公式套路,看完預告大抵上就可以自行將後續發展想像完,不過觀眾仍會好奇前因為何?就這點上《恐怖大媽》交代的是《侵密室友》清楚一些,所謂事出必有因,奧塔薇亞史班森所飾演的蘇安之所以盯上瑪姬等人純粹是偶然促使,但她自從接觸到瑪姬等人之後就變得「怪怪的」,這樣的轉變並不會突兀、太過莫名,皆能從導演悉心的劇情編排,得知她的言行舉止都和過去心理創傷有關,至少整個事情從發生、過程到最後都是在觀眾可以接受的合情合理的範圍內,這使得觀眾易對這個角色產生感覺,進而對貫穿全片的青少年霸凌議題,以及自霸凌所延伸而出的人際關係難題更有感觸。

雖然蘇安是一個行徑詭異的恐怖大媽,可她給人在除了恐怖以外,更多的是悲傷還有絕望。學生時期的不愉快經驗扭曲了她的心與想法,令她長大成人之後強迫自己轉變,轉變成和過去的她完全相反的蘇安,這些轉變點燃了她的復仇之火,同時也啟動了她的自我保護機制,特別是她不讓女兒上學,靠施打藥劑令女兒無力反抗、不和人群接觸,看似有病實則出於母愛,她深怕女兒和她一樣遭到霸凌欺負,儘管這母愛早已扭曲,不過根本還是她想保護女兒的本能。另外,就是她在最後虐待瑪姬等人時,特意替唯一的黑人男同學達雷塗滿全臉白油漆,也可視作蘇安的「善舉」,身為黑人,過去她遭排擠肯定有部分原因是因為她的膚色,她對他說的那番話,似能解讀成「如果你成為了白人就不會像我一樣被歧異眼光看待」,從她前面聽著達雷針對種族議題自我解嘲卻笑不出來就看得出來,因此達雷成為五人中唯一一個沒有被傷害到她的人,當然這可能也是因為他沒有惹怒她的關係。

瑪姬跟著離婚的母親艾瑞卡搬回母親出生的小鎮,轉學到新學校的瑪姬在第一天就認識到了海莉、達雷、查斯以及安迪,他們熱情邀約她周末參加派對,起初她因為和母親有約只得拒絕,但後來艾瑞卡臨時要工作,於是她決定赴海莉等人的約。誰知道出了點事情派對開不成,可眾人還是想要喝酒狂歡,偏偏他們又都未成年,他們只得徘徊在便利商店外面,四處詢問是否有人能幫忙買酒,在多次被拒絕後,蘇安出現了。最開始她也深怕惹麻煩拒絕了他們,可在看見安迪所開的車後,她便改變了想法替他們買酒,只是在目送瑪姬等人離開後,她便打電話舉報他們喝酒,使得他們無處可去,此時蘇安提出了自己家的地下室可以供眾人使用,雖然瑪姬覺得可疑,但海莉等人因意外獲得狂歡的場地雀躍著,瑪姬也只得跟著附和。

 

 

經過幾次接觸,眾人很快就和蘇安打成一片,蘇安更為了他們將地下室改造的更適合舉辦派對,越來越多人聚集在蘇安家的地下室,每個人都覺得蘇安很酷、很潮,直到一次海莉和瑪姬破壞蘇安訂下的規定「不得到樓上去」,竟見蘇安臉色劇變朝兩人攻擊,這讓兩人開始覺得不對勁,不再去蘇安家玩,沒想到接著來的是蘇安的簡訊轟炸,海莉忍無可忍高聲吆喝著所有人封鎖蘇安,結果蘇安不但換了手機號碼繼續糾纏他們,還告訴他們她得了癌症在吃藥所以才會變得這麼怪,企圖博取眾人同情。天真的男生們很快就接受她的說法,唯有海莉看見了她手腕上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東西,找上瑪姬商量過後,兩人覺得蘇安偷取了她們的私人物品,於是偷偷潛去蘇安的家,只是東西還沒找到,兩人就在蘇安的房間看見了大量的照片,驚覺原來蘇安和她們的父母是就讀同高中的同學,且她還有一個長期被她關在家裡的女兒金妮,瑪姬和海莉覺得整件事情不單純趕緊逃離了蘇安家。

既然他們躲著她,她就自己主動出擊。蘇安親自上門拜訪了艾瑞卡,在工作地重逢了安迪的父親班,在路上一個衝動開車撞死了梅賽蒂,過去的種種回憶逐漸浮現,她不單要對班等人復仇,更將目標指向他們的兒女,也就是瑪姬等人...

《恐怖大媽》給出了兩個角色,蘇安還有瑪姬,用她們兩人去帶出常見的校園議題、青少年問題等等。儘管兩人最後的境遇不同,可她們最開始最害怕碰上的卻是一樣的,那就是無法融入、擔心被排擠,蘇安也好、瑪姬也行,兩人都拚了命在迎合著其他人,明明不喜歡也要假裝自己很愛,明明什麼都不懂卻要裝得很了解,各種假裝就是不想要被同學們覺得很遜、很沒用、不想被認為「沒辦法加入她們的魯蛇」,畢竟她們兩人一個是黑人,一個是轉學生,若不強迫自己配合,恐怕就無法融入,如果無法融入,那麼整個校園生活可以說是毀了,至少對這個年紀的她們而言是這樣子。《恐怖大媽》用此種劇情刺激觀眾去思考著校園霸凌對受害者的嚴重性、人際關係對青少年的重要性,說是這兩者推進著劇情發展一點也不為過,因此就劇情方面相當普通,可以說《恐怖大媽》是議題反思來得比劇情本身更值得一看。

對於劇情我自己最不解的一個部分是,蘇安和艾瑞卡之間的關係,最後快到結尾時蘇安嘲笑著瑪姬,笑說她就和她的母親艾瑞卡一樣懦弱,她不會上前解救金妮,就像當年艾瑞卡對她見死不救那樣,而艾瑞卡也哭喊著自己對不起蘇安,很顯然艾瑞卡早就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但在前面不久蘇安以獸醫診所的員工身分拜訪她家時,兩人就像剛認識的朋友般,艾瑞卡還親切的介紹蘇安給瑪姬認識,看起來就像完全忘記這個人是誰,所以她最後的告白因為這場戲便得很突兀、很不自然,若說艾瑞卡剛搬回來,帶著狗狗去獸醫診所一時間還認不出蘇安還可以理解,可兩人在瑪姬家回家前都聊了不少,加上她在賭場一眼就認出多年不見的班和梅賽蒂,實在不認為她沒辦法認出「她自己覺得有所愧疚」的蘇安。

過去對於奧塔薇亞史班森總因為某些很正常發揮的角色入圍個大小獎項覺得很匪夷所思,這次在《恐怖大媽》裡的表現卻不得不深感佩服,她是整部電影裡演最好的演員,她在性格轉換這方面上做得很好,能瞬間給人感受到她強烈的憤怒、哀傷還有陰險,憶起被排擠、被設計的往事時,她細微的表情變化、震顫都清楚被鏡頭捕捉到,瞬放瞬收的十足把控力,演活了性格扭曲的蘇安一角,成為《恐怖大媽》最亮眼的存在。

如上面所說,《恐怖大媽》的公式套路太常被人使用,任何嚇人時機點觀眾都可預測到,前因後果也都料想得到,滿建議不要抱太大的期望進戲院,或許反而會有另一種意外收穫。

 

 

最後附上《恐怖大媽》預告片。

恐怖大媽(Ma)
上映日期:2019-05-29 
類  型:懸疑/驚悚
國  家:美國
片  長:1時40分
導  演:《列車上的女孩》泰德泰勒(Tate Taylor)
演  員:《速成家庭》奧塔薇亞史班森(Octavia Spencer)、《老娘叫譚雅》艾莉森珍妮(Allison Janney)、《神力女超人的秘密》路克伊凡斯(Luke Evans)、《玩命直播》茱莉葉路易絲(Juliette Lewis)、《異裂》黛安娜席爾弗斯(Diana Silvers)、《野蠻遊戲:瘋狂叢林》蜜西派兒(Missi Pyle)、《重燃心希望》蜜凱莉米勒(McKaley Miller)、柯瑞佛格曼尼斯(Corey Fogelmanis)、吉亞尼保羅(Gianni Paolo)、《永不放棄》丹特布朗(Dante Brown)
發行公司:華納兄弟
官方網站:
https://www.facebook.com/wbtw.fanclub/

恐怖大媽(Ma)海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子(OldMan) 的頭像
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