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Jeonju IFF 全州國際影展韓國影片競賽大獎|2018 桃園電影節青春漫遊單元—《八零後出生的成惠》。

2018 桃園電影節08/19、08/24播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成惠大學畢業後在大公司實習,遇到性騷擾卻投訴無門,只得離職。29歲的她過著半工讀生活,父親住院中、在家鄉餐廳工作的母親不斷跟她要錢、不成熟的男友對於成為公務員有著不切實際的想像,日復一日的瑣事成為不能承受之輕,無能改變現狀的她只得默默隱忍,前途無亮也無望,成惠的無聲控訴便是身處「朝鮮地獄」的韓國年輕人真實寫照。

記得曾經看過一篇文章,現在上網找能找得到,出自政治大學教授蔡增家於2016年出版的著作《上一堂最好玩的韓國學》,其中有篇一名韓國留學生的告白被多家媒體、報章雜誌轉載,韓國學生說自己非常羨慕台灣人,因為失業了還可以去賣雞排,這聽起來有些像是玩笑話,但閱讀完全文後會發現韓國學生是用多麼無奈的口吻在訴說這樣的羨慕。他解釋著「在台灣,只要願意做,一切充滿機會與可能。但是在韓國,情況就不一樣了。如果沒有工作想要去賣石鍋拌飯,卻發現韓國規模最大的全州石鍋拌飯是三星集團旗下的子公司開設的,根本沒有我可以插旗的空間;如果想要開一家韓式烤肉店,卻驚覺在韓國處處可見現代集團旗下的豐林烤肉店,市場早就被壟斷。甚至連韓國人每餐必備的聖品—泡菜,也幾乎由LG集團旗下的CJ公司所製造販售。」

正因為大財閥勢力壟斷各大小產業,所以韓國年輕人都將「到大財閥上班當成是自己終生的志業與目標」,為此除了要通過競爭激烈的面試、筆試之外,在就學期間「不能有任何批判大財閥的言論與行為」,若有不好的消息傳出,就算能力再好恐怕一生都與大財閥無緣。蔡增家教授提到「韓國社會普遍以是否進入大財閥工作為衡量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有這樣的自我要求壓力可想而知,「在全球的幸福指數當中(韓國)卻是敬陪末座」、「年輕人的自殺率卻是全球最高」,此外,大財閥與中小企業所能給的薪水落差過大,也間接擴大了韓國的貧富差異。蔡增家更舉曾任三星集團法務長的金勇澈一書《三星內幕》為例,指出三星集團勢力龐大到連各界都不敢出聲,曾出的醜聞還讓總統出面特赦,讓金勇澈直呼「現在的韓國,早已不是民主共和國,而是三星共和國!」。

不只蔡增家教授的這本書談到韓國現況,「韓國失業率逐年攀升」、「未來韓國青年就業問題會難上加難」等等多篇文章、報導都透露著對韓國的擔憂,更有人指出未來十年、二十年內也許就業率與失業率的問題會有所改善,但取而代之出現的卻是勞動人口的不足,因為「出生率快速下滑」,「消費減少將引發工作崗位減少的惡性循環」將會再次衝擊韓國。鄭亨錫導演將對韓國現況的無奈、年輕人被現實逼得喘不過氣的無力感都拍進了電影《八零後出生的成惠》,劇情宛如社會的小型縮影,真實地札痛你我。

「都是因為錢、該死的錢!」

八零後出生的成惠,本來在大學畢業後會如期進入實習時的公司工作,卻因遭遇性騷擾又沒人願意站出來幫她,最後讓對方因為證據不足獲判無罪,不管怎樣這間公司她是沒辦法繼續待下去了,在離職後的幾年裡她四處投遞履歷,卻總在第一階段就被刷掉,讓她不禁懷疑是否公司間都有一份「員工黑名單」?現在的她邊上著求職補習班,邊身兼便利商店與送報的工讀,她不只有自己要顧,還要每月定期支付父親的住院費用,還要應付母親的索求無度,龐大的經濟壓力讓她身體開始出現警訊,從失眠開始、偶爾還會感到頭暈想吐、甚至最後因為突如其來的呼吸急促送醫。一日她接獲朋友自殺身亡的消息,在告別式上哭得傷心欲絕,旁人以為是因為不捨難過而哭,但實際上她是因為朋友生前曾打電話跟她借錢她卻拒絕而自責不已,雖沒有直接關係,可或許她有想過「如果當時有借她錢,那她是不是就不會想不開了呢?」,說到底,殘害著他們的心靈與健康的,不都是一個錢字嘛。

「夢想這種東西是給小孩的,長大後反而吃盡苦頭。」

告別式結束後,成惠和好友們到附近喝酒續攤,彼此聊著生活近況,才知道原來大家都過得不好,當年的夢想早已不知道去哪了,只剩一個人咬牙苦撐。長大原來是這樣令人難受的事,沒錢不只萬萬不能,還會牽連到很多事,例如感情。成惠有個交往七年的男友承煥,他把當上公務員當做目標,只是卻始終沒考上,他還考慮聽取前輩的意見搬去競爭力較低的地區居住,他對成惠非常好,時常帶食物探她班、還幫忙出她父親的住院費用,還決定為了她放棄考公務員轉而去一般公司上班,他想和她結婚。可是最後成惠卻選擇和他分手,有很多很多原因,最大的仍是因為錢,她窮到難以想像結婚生子的生活,「這一輩子要在窮裡掙扎嗎?」,分手是為了成煥好,更多的則是成惠想到了自己、卻想不到未來。

「在這時代太善良會活不下去。」

這是朋友對於承煥的評價,在如此競爭激烈的韓國,如他這樣的人說難聽一點是不會有前(錢)途的,假使他們真的結婚,有很高的機率會像成惠所言在窮裡掙扎,所以即便承煥提出考上公務員繼續交往成惠還是拒絕,因為她知道承煥這個人的個性,沒有競爭力等於沒有前(錢)途,你說現實嗎?有點吧,可是現實就是這樣無可奈何。電影的最後,成惠的父母出了車禍雙亡,肇事著是間大企業的社長兒子,想用三億元做為和解金,在聽從他人的建議之後,成惠把和解金加高到五億後接受了,就像最上面報導提到的,在韓國沒人敢出聲對抗大財閥,更別提成惠哪來的錢打官司,這一收下和解金成惠是「解脫的」,一方面從官司解脫,另一方面則是從沒錢的日子解脫。成惠雖不捨父母的命只值這些錢,不過我想她心裡是不是有在慶幸幸好父母過世了呢?她的人生之所以會變成這樣,除了當年性騷擾離職事件外,「父母」才是最大原因,她這一生前半段都在為錢而苦惱,下半輩子她決定什麼也不做,就拿這些錢度日子,就像她說的只是提早退休罷了。

這樣的結尾設定有點不切實際,但可想為是鄭亨錫導演的體貼,韓國的年輕人過得太辛苦了,如果能想像成是預支薪水那樣,把下半輩子的辛苦提前預支到現在才嚐,那在下半輩子應該會只剩快樂可以嚐吧?當錢不再是問題,剩下來的就也不算什麼了,畢竟最大的難關已過,這也是成惠在後來都能展露笑容的原因吧,只是鄭亨錫導演應當知道,韓國現況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獲得改善的,電影最後的安排,也僅能當成一次美好幻想吧。

這是我第一次看桃園電影節,《八零後出生的成惠》是我的第二部參展片,身為八零後的我非常喜歡,喜歡導演用黑白畫面來做呈現,幾乎沒有什麼配樂,寂靜的宛如現實,幾個看似無意義的片段,都流露出滿滿的欽羨、怨懟,無盡的惆悵感在電影隨處都可以感受的到,女主角的演技與表情也很棒,是部看完相當有感覺的作品,可惜台灣不會上映,桃園電影節也只剩一場播映,有興趣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最後附上《八零後出生的成惠》預告片。

八零後出生的成惠(The Land of Seonghye)(성혜의 나라)
上映日期:2018桃園電影節播映(台灣尚未代理)
類  型:劇情
國  家:韓國
片  長:1時57分
導  演:鄭亨錫
演  員:
發行公司:桃園電影節
官方網站:hhttps://www.taoyuanff.org/

八零後出生的成惠(The Land of Seonghye)(성혜의 나라)海報

文章標籤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