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5ORWmhVufcL7AdQ3Wy-1280x711

2019 韓國全州國際電影節|2019 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入圍|2019 高雄電影節觀摩放映《蚵豐村》。

06/05(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E6FlO3qIRpiV0YAkpgvp-1280x711

劇情簡介:

台灣西南角落,日漸下沉的蚵村,迎來又一次王船慶典。擱淺的船、水中的村,斑駁神偶夾在其中,笑看眾生,是這塊土地共同風景。年近三十的盛吉離村混跡大城市多年,此時故作風光,扮了個叱吒都會商場的成功姿態回來,對簇擁的親人吹噓外頭世界發財夢。熱鬧餐桌另頭,父親順明早已靜靜看透一切。

隨著祭典升溫,盛吉得用脆弱偽裝,面對顧了一輩子下沉蚵地、同時頑固地守著自身秘密的順明;而在另一頭,還有對他的「成功」眼紅已久的兒時玩伴昆男,此刻正暗想拉攏盛吉合夥,靠異想天開的「 體驗蚵農生活」鹹魚翻身大發觀光財。

小蚵村,人人都有張難以卸下的面具;潮水將退,隨著兩代漁村人的腳步,追尋他們難以回溯的家鄉。

HnxJKhegTcSuxTq9fBql-1280x711

早在去年就於台北電影節首映的《蚵豐村》,時隔一年之後終於要在戲院正式上映,這是導演林龍吟的首部劇情長片作品,不像許多年輕導演多數選擇愛情片、校園片當作入門,不過33歲的林龍吟可說是「反其道而行」,從題材到拍攝手法都彷彿回到過去,當現在世界各地都在關注著女權議題之時,他反而用這部《蚵豐村》來刻畫著台灣傳統的男性形象,電影裡無論是承繼著上一代人思想的傳統父親順明,還是決定離開故鄉遠赴大城市發展卻無成歸來的兒子盛吉,又或者在最後趁夜逃出蚵村多年後事業有成還不忘打回來「炫耀」給當年拋下自己先走的兒時玩伴的昆男,他們其實不像,但卻又在某些時候,發現他們原來這麼像。他們都不願承認自己的落魄,他們都為了自己的尊嚴倔強著,甚至用各種形象包裝自己,把許多不能坦白的秘密自己收著,彷彿當這些秘密被公諸於世,他們的世界就隨之崩塌般,固執的撐著自己那比什麼都來得重要的面子。時代在變、觀念在變,在沒有什麼人會去記起過去的陳舊,那些執拗就像逐漸沒落的傳統產業,靜靜伴著夕陽西下。

導演林龍吟用現在已經很少看見的16釐米底片來拍攝《蚵豐村》,帶點修復版的七、八零年代電影感相當適合電影題材與議題關注方向,用緊張且疏離的父子關係,他們想法上的衝突與碰撞,以及共同對未來所感到的迷惘,除了似隱含著兩個世代的交替意味,同時亦象徵著傳統產業的風光不再,年輕人不斷離開、面臨著找不到繼承人的處境,只是就像尾聲與離開的昆男相反,盛吉決定留下來繼承家業的那樣,《蚵豐村》提出了不少可能性,和相關產業結合推動觀光,不光是帶領觀光客認識傳統產業,甚至有激起想嘗試的念頭,以及近年正起的創業熱潮,讓越來越多人年輕人願意捲起褲管走進田裡,都是傳統產業復甦的曙光。不過未來會如何導演林龍吟也沒有把話說清楚,當盛吉接到昆男的電話,對方在電話那頭興奮的向他報告近況,說著自己的事業是如何蒸蒸日上,說著那些曾經是自己對對方說的話,盛吉是哭了,但到底他是替兒時好友的平安感到欣慰,還是對如今兩人的發展相反過來了而吃味?當他在小小蚵村每天操壞自己只賺了幾百、幾千,對方卻遠在大城市十萬、百萬的賺,或許他是懊悔著當年為何要輕易放棄回鄉,而不是在努力個幾年看看呢?自己究竟是前進了幾步還是活退了幾步?現在做的決定是對是錯,好似都隨著盛吉的淚流入魚塭裡,沒有答案。

如電影整體給人的感覺一樣,《蚵豐村》的充滿年代感勢必得接受年輕觀眾適應不了、接受不了的可能,故事舞台選擇了嘉義縣東石鄉網寮村,那是一座僅有一條對外產業道路、靠海、靠養蚵、剖蚵為生、人口約300餘戶的小村子,《蚵豐村》的呼吸就與網寮村同調,不快不慢、不疾不徐,導演林龍吟帶領走進戲院的觀眾,不分老少體驗著悠閒純樸的漁村生活,更看了一場盛行於閩台漁港漁村的民間習俗活動「燒王船」,可對於習慣現代生活與各類新型態電影的觀眾來說,《蚵豐村》的題材與節奏相對是比較難吞嚥的,特別是當劇情沒有明顯起伏的時候,內容有不有趣、藏著什麼意思就不容易被注意到了。

OMXACvhyuZCzhbmroZY1-1280x711

「七年前你要離開前,為什麼沒找我一起?」

如果我是昆男,肯定也會問著盛吉這句話。對於他們這一代人而言,他們的未來在哪不知道,但絕對不會是在這樣小小的村子裡,看著爺爺然後到父親他們都過得這麼辛苦,養蚵最風光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他們是不願也不想承繼這一切,如果可以當然趁早離開是最好,趁著年輕、趁著還有體力、趁著還有滿腔熱血,只是盛吉是做到了,可卻把昆男落下了。七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卻足以改變他們,至少看在昆男眼裡,他是不知道盛吉是失敗了狼狽從城市回來不過在嘴硬逞強,他只知道「兒時玩伴已功成名就,而自己卻還一事無成」,後來他承認自己曾經試著離開卻沒成功,所以比起知道盛吉過得好不好,他也許更想知道「怎樣離開這裡然後過更好的日子?」。盛吉的獨自離開像是種背叛,因為他把他一個人留在這裡,所以就像是要對他報復,昆男拉著盛吉打算合夥做生意,然順明卻不看好他們兩個,求神問卜也得不到好答案,盛吉於是表現的意興闌珊,這讓昆男更是憤怒不已,他把不順遂連著過去被丟下的不滿通通吐在盛吉身上,爭吵過後兩人分道揚鑣,這次換著昆男不告而別,而盛吉則心繫著失去消息的好友,多年後接起那通電話先是欣慰,後來湧上心頭的情緒是什麼就如前面說的,複雜吧。

「討海人這口飯,不是每個人都吃得起。」

「同姓,不同命。」

我滿喜歡《蚵豐村》出現了許多關於信仰、廟宇以及後面的燒王船畫面,它不止是讓不熟悉的觀眾了解民俗文化,同時也讓電影不那麼過分單調,此外,導演林龍吟更透過畫面剪輯的方式,讓《蚵豐村》許多時候是充滿著神秘感,連帶許多意有所指的話聽起來都玄而懸。例如盛吉阿嬤對他所說的話,明指著說他和父親順明、爺爺雖然同姓可命運卻不盡相同,暗指著後面順明對盛吉談到盛吉兒時曾發生的兩次意外,說他命大都撐了過去,但爺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而這番話亦能解讀成雖然他們同姓,可命運是都掌握在自己手裡的,順明選擇承繼父親志業留下,盛吉選擇遠赴他鄉打拼,儘管最後拐了個彎還是回來了,或許可說是命運無形間指引,可卻也能說是種「選擇」。諸如這類的饒富趣味,都與電影裡幾乎佔了一半的民俗信仰、活動呼應著,構成很有意思的內容。

QnrEXH3hpZKcDqtLvWoq-1280x711

《蚵豐村》的年代感讓畫面看上去是有趣的,昏黃色調與廟宇音樂都把人帶回到那個凡事都很傳統的年代,不過可能出現的困擾點上面也提過了,觀眾能否接受這種調性、題材、議題的電影很關鍵。撇除掉電影本身不說,我自己最推的是喜翔的表演,聽她說台語是種享受,不是說兩位新演員林禹緒和陳莘太表現不好,陳莘太讓我想到陳再興,有點台有點痞的外表與個性,還有操得一口流利的台語腔都很像,比起說不上哪裡怪的林禹緒是自然許多,不過跟喜翔一比又很快的被比下去,喜翔不論是演技、散發出的氣場都和其他演員不在同個檔次,從肢體到語言他的說服力十足,當他摔到腰椎不能工作、連燒王船的活動都不能參與,只能裝著固定支架坐在輪椅上呆坐著,身為男人、父親、丈夫的尊嚴掛不住使他羞愧不已,奮力的掙扎移動著,那吃力的模樣與用力過後的喘息聲,真的像是他本來就是行動不便的患者般。不過一幕他自行離家、將輪椅停在階梯最上頭,自己則爬向船上的畫面讓我頓了一下,因為我滿懷疑他如何能夠自行爬下樓梯然後沒有滾下去的?畢竟他前面連移動都很困難,何況還是要下樓且沒有扶手的情況下。

做為首部劇情長片作品,導演林龍吟表現可圈可點,捨去商業選擇這樣註定票房不會太好的題材,光就這點就值得給他鼓勵,但也不得不說論整體的話《蚵豐村》是可以再更好的,例如民俗信仰的結合能夠明確點、給予觀眾的感覺能更強烈些。最後還是得再提一次喜翔的表演太好了,他成功詮釋了傳統典型男性的樣子,剛剛好的時候偶爾爆發,使順明這個角色有了血肉與溫度,角色的成功使他入圍去年的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同時他又以《老大人》入圍最佳男配角,是該屆唯一一位雙料入圍演技獎的演員,只可惜最後空手而回,不過競爭男主角輸給《老大人》裡的父親小戽斗,相信喜翔是輸得心服口服的。

最後附上《蚵豐村》預告片。

蚵豐村(Ohong Village)
上映日期:2020-06-05
類  型:劇情
國  家:台灣
片  長:1時31分
導  演:林龍吟
演  員:《老大人》喜翔、林禹緒、陳莘太
發行公司:大島影像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OhongvillageFilm/

蚵豐村

蚵豐村(Ohong Village)海報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