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4522a880f437e7c4f31b4390b25548a8

金馬影展一票難求 轟動影廳全場笑到逼出淚來2020 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入圍|2020 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男兒王》。

2020 金馬影展11/08、11/11、11/19播映。

02/10(三)全台上映。

photo_5df2d409ce94c3ff0c137f3df5da16e3

劇情簡介:

男兒立志出鄉關,啟明以為自己站在事業巔峰,高呼我是世界之王,誰知一朝接到解僱信,求職無門,卻變成扮裝俱樂部之后。把鋼鐵直男變女嬌娥,不是人生卡到陰,卻是撞到正,舞台上少女時代是少年,野雞變天團,有難同當,三八兄弟偏成好姐妹,人鬼殊途,原來殊途同歸,天作不和,其實裡應外合。

只是當皇后易,當自己卻難,啟明家有妻小需要瞞,還遇見黑道老大煞到愛,安內還要攘外,人生不停出包,他超大包。升級豈止罩杯,越好笑越靠杯。從獻身到獻聲,啟明不只歌喉讚,這回他還要為全世界皇后們發出聲音。姊姊妹妹站起來,笑到彈出來。

TIgUB7DfmXMARhVz0MMp-1918x1080

《男兒王》是我去年金馬影展看過最好笑、也是全場最多人拍手叫好的電影,對於相對來講特別悶的台灣人說這是很難得的景象。飾演主角曹啟明的李國煌是我去年壓的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得主,可惜最後敗給呼聲最高的莫子儀,儘管無緣獲獎但「曹啟明」這個角色以及他所唱的、改編自美國歌手葛洛莉雅蓋諾(Gloria Gaynor)《I Will Survie》的《我活下去》等歌都成為我心裡的經典。《男兒王》的好笑除了眾演員的努力,我自己最喜歡的是他們講話、唱歌的口音與腔調,過去以閩台閩南語為主的新加坡是個多語言國家,包含後來推行的「講華語運動」的華語,還有英語、馬來語以及坦米爾語等語言,所以每次看新加坡電影,裡頭的角色一串話、甚至是一句話都可能是好幾種語言組成,有閩南語、華語、英語,他們說話的方式雖然像前陣子被不少人嘲諷的「晶晶體」,但這是他們從小到大就是習慣的說話方式。對我來說聽他們說話很舒壓、很有趣(沒有貶意),算是一種另類享受?就像當時在看《小孩不笨》我最喜歡聽達利他媽說話,儘管她的角色被設定不怎麼討喜,不過久了就莫名愛上了Mrs. Khoo。

「四個人不能跳嗎?」

「四個人他就不能站中間。」

《男兒王》透過變裝皇后這個職業意圖想告訴觀眾的有一件事,想問觀眾的也有一件事。想說的是在還沒有了解與認識之前,不需要用異樣眼光去看待「與自己不同的人」,遑論這些異同都是因偏見而生;問的是在一個工作團隊裡該重的全體還是個人?而身為一個表演工作者,「表演」的本質與所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是只求受到注目就好還是要以滿足觀眾為先?「男扮女裝」或者「女扮男裝」橋段向來被運用在喜劇電影中,他成為她、她變成他的反差效果帶來笑果,然而《男兒王》不光只是好笑而已,導演王國燊巧妙的利用「變裝皇后」來達到上述兩件事,讓主角曹啟明穿上表演戲服、化起濃妝,他從開始的抗拒到逐漸接受、從本來的反感到慢慢理解,原來世界上還是有他所不懂、不知道、還得學的事物,不該讓僵化思想造成眼光狹隘,和他同樣受到扮裝嘲笑的兒子的遭遇,更是讓他納悶到為何不能用欣賞的眼光來看待一個表演就好了?

photo_088d126a3e2339280a515142b91b84cf

「沒有得到家人的諒解是很難的。」

就像曹啟明是不得已當起了變裝皇后,不管是珍珠、一大粒、Money還是一點點,或者是因為逃兵被逮捕的Unicorn,他們都有著走上這條路的原因,然而在舞台上光鮮亮麗的他們,背後都有許多不為人知的酸楚,他們接受多少掌聲就要面對多少非議,其實不只有變裝皇后,任何稍微特別點的職業都要承受這些兩極,不過對身在其中的他們而言負面評論、惡意攻擊都能無所謂,只要他們所愛的人支持他們就好,例如妻子、例如家人。《男兒王》既然是以變裝皇后為主角,導演王國燊便花了不少時間在談變裝皇后遭遇到的處境,以及他們的內心想法,還有別人所看不見的、他們得跨過的關卡,珍珠曾提起收留他的財哥自殺身亡,而他自己只是比較幸運被救回來,「你以為我們這條路很好走嗎?」,沒有什麼事情是比得不到家人諒解與支持更叫人傷心的了,只是同時我們又能從曹啟明在男兒王演出爆紅後所帶給家人的影響,不論妻子或兒子支持還不支持,他們都因為他而成為街坊鄰居、學校同學的話題對象,兒子還遭到同學排擠,於是當我們在怨嘆為何得不到家人諒解與支持時,是不是該站在他們那邊替他們想一想,像表演不是只有自己爽、自己開心就好,該被考慮到的有太多太多了,如何取捨是一大難題。

「我只是扮演花木蘭,我不是真的女生。」

我喜歡《男兒王》用《花木蘭》的故事來作為問題與解答。當兒子告訴自己不喜歡花木蘭時,曹啟明以為是兒子不喜歡女扮男裝,可兒子卻告訴他是因為花木蘭「說謊騙人」,這樣的答案讓他鬆了口氣,然他也不得不替花木蘭說說話,雖然他不是代父從軍,不過確實感覺上他現在正在做的和花木蘭很像,扮裝、說謊,他似乎可以體會到花木蘭的心情,她無法將實話告訴同僚、愛人的心有多煎熬有多難受,那種想說卻又不敢坦白的矛盾掙扎,他與花木蘭所背負著的壓力不同可同樣沉重,他將藝名取為「磨坊」,正是其音Moulin近似Mulan,是導演王國燊讓《男兒王》與《花木蘭》有著的奇特連結。此外,將曹啟明兒子彩排表演的畫面與曹啟明在台上演出的畫面剪在一起做個對照,用他們翻唱的表演歌曲襯著兒子彩排時的樣子,更補以一句妻子與小姨來看彩排時「小孩扮裝好可愛喔」的話,來讓觀眾不久後看著她們跑到男兒王後台懟著曹啟明的氣憤模樣感到不解,小時候扮裝是可愛,怎麼長大扮裝就成了變態?是什麼原因讓人越活越倒退,非得要用有色眼光來讓單純變得複雜?

導演王國燊善用一些對照來讓觀眾最直接能察覺到變化,從心態到想法的轉變顯而易見,在進入男兒王之前,曹啟明在公司表演上改編《愛拚才會贏》是唱著「要做男子漢,不做臭阿官。」,在近了男兒王之後,他首次開口唱歌是將梅艷芳的《女人花》改詞,把女人花改成阿官,唱著「阿官~搖曳在紅塵中,阿官~隨風輕輕擺動。」,兩首歌都是改詞,最開始他是以開玩笑、輕視的態度唱額,當唱到這句時還看著台下顯然是較為陰柔的男同事,可成為變裝皇后之後,他的態度不再輕蔑,用情至深的將他們唱進了歌裡。兩種不同風格的歌曲,亦因態度與想法的不同有了不同的意思、意境。

MIpAQd8aUPB78eqJ1nru-1618x1080

「打勾勾、股溝對股溝,這邊也要勾。」

在看《男兒王》時不免讓人想到十年前的那部《舞孃俱樂部》,女主角阿莉就像曹啟明一樣,不斷的質疑如果能夠真唱又為何要用假唱對嘴的方式表演?他們的想法都和原先的傳統相違背,進而和周遭的人發生衝突,讓兩人「被看到」的設計也很相像,阿莉是被討厭她的前輩故意拔掉音響插頭;曹啟明則是發哥不小心放成卡拉帶,但論這轉折的部分,看過《舞孃俱樂部》後會覺得《男兒王》過於牽強,「那麼剛好放錯」的設計痕跡太重。瑕不掩瑜,整體來看《男兒王》仍舊是部能讓觀眾單純看熱鬧開心、也有細膩的地方待人感受的喜劇電影,電影不走諧音梗而是「簡寫梗」,從KYM(觀音媽)到AGM(阿官經理人)都很有趣味性,另外,上面也有說到,我很喜歡他們講話、唱歌的口音與腔調,特別是激動時速度宛如機關槍掃射的樣子,除了飾演潮州鳳的薛素珊與飾演珍珠的張承喜太過用力與刻意外,其他角色都是自帶喜感,他們的互動令《男兒王》的笑果提升不少。

趁著口碑場看了第二次,還是替李國煌沒能以曹啟明一角拿下金馬影帝感到可惜,說過滿多次我很認同林美秀曾經說過「喜劇是最難的表演」,曹啟明的喜劇節奏與輕重拿捏都掌握得很好,第一次看《男兒王》時我最愛的橋段是他首次唱《我站起來》的時候,第二次再看反而更喜歡他在後台被妻子抓到、還有回歸演出後和妻子攤牌的地方,曹啟明從聽到妻子叫他,那不敢回頭看她的怯懦與畏縮,到後來敢正視對方說出心裡話、不再為了婚姻忍氣吞聲的堅定,李國煌把曹啟明這個角色詮釋的很有層次,於舞台上的熱力四射到舞台下的軟弱自卑,李國煌的表演既能收亦能放,演技純熟、功力十足。談到他的演出不得不提到那場荒謬的驅邪戲,李國煌被逮到穿著女裝回到家裡,面對妻子等人靈機一動,順著他們找來的神父裝成是被女鬼上身,一能解釋自己近日來的怪異行為,二來還能恐嚇妻子該對自己好一點,或許曹啟明當下很慶幸自己有個很迷信的小姨,沒有她的疑神疑鬼妻子可能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看了一下今年的賀歲檔電影介紹,要想帶著親朋好友來看部電影、放輕鬆的話,《男兒王》是個滿不錯的選擇。我自己時間允許的話會想帶著家人來看第三次,如果沒時間的話會趁著過年不用回鄉下,每天一部從小年夜看到初五,把《跟你老婆去旅行》、《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偷天行動》、《鬼鄰居》、《溫蒂》、《湯姆貓與傑利鼠》、《鬼影》幾部看完,尤其是《鬼影》實在太想要在大銀幕上看了,真叫人期待。

 

《我站起來 I will survive》

最後附上《男兒王》預告片。

男兒王Number1
上映日期:2021-02-10
類  型:劇情、喜劇
國  家:新加坡|馬來西亞
片  長:1時40分
導  演:絕世情歌
》王國燊
演  員:情牽拉麵茶》李國煌、薛素珊、吉娜、賴宇涵、《自畫像》張承喜、陳日成、謝仁惠、殺手撿到槍》陳俊權、天公仔》程旭輝、謝穎澤、莊薇霓
發行公司:光年映畫/政駒實業
官方網站:
https://m.facebook.com/Lightyearimages/

201119-男兒王(金馬)

男兒王Number1)海報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