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7131538

2019 莫斯科國際短片影展|2020 台北電影節|2020 雅典Psarokokalo國際短片影展|2020 桃園電影節台北獎入圍—《一狗》。

2020 桃園電影節10/09、10/14、10/18播映。

20200527131543

劇情簡介:

狐群狗黨的男人們,拿著剛到手的一筆錢前往熟識的小吃部,然而這夜晚卻彷彿只屬於一狗。初來乍到的他,有個模樣生澀的33號女孩陪伴,一室裊裊搖曳的聲色犬馬,十分魔幻,浪漫情懷也迎面而來。

此刻的一狗,心裡卻仍思念著遠方的小琪,Eagle啊Eagle,究竟是霸氣的老鷹?還是落魄的自我?

20200527131554

台北電影節錯過的就在桃園電影節補回來。這次襯著有時間趕忙到桃園觀賞三部入圍今年台灣獎的短片作品,《一狗》、《蟾鳴》與《主管再見》,除了廖崇傑執導的《一狗》之外,另外兩部作品都有在今年的金穗獎有所斬獲,《主管再見》更是在今年台北電影獎奪下最佳新演員獎,這次能有機會觀賞到三部風格不同的短片很令人開心。用播放順序來聊的話,會先講到《一狗》這部作品,我自己對它肯定有抱著更多的期待,因為導演廖崇傑是大學同學,在大學時期他就對影像製作有著很高的興趣,畢業後他也獨自前往美國進修,這幾年陸續有看他在臉書張貼出自己新作品的資訊,以及又在哪個獎上獲得評審青睞,這次看他帶著作品回來台灣且還受到肯定很替他開心。

《一狗》所講的,其實是關於男人與女人的權力位階之對換,以及每個人面對自己內心慾望的真實反應。只有男人會約炮、會買春,而也只有女人會到聲色場所工作,彷彿從古至今一直都是「女人賣男人買」,而在這樣的上對下的關係中,男人也一直都是說話可以比較大聲的那方,因為他們花錢、他們想宣洩慾望,身下的女人就該乖乖閉上嘴專心服侍。如此的刻板印象與想法放在現代來看確實過時,導演廖崇傑試圖從中翻轉男女的權力位階,更毫不掩飾的告訴觀眾,面對慾望,誰說只能是男人予取予求而女人只能百依百順?在慾望之前誰都是卑微的、都是高傲的,他可以乖的是隻狗,她能霸氣的成為給與的那位主人。

男主角一狗一臉靦腆的面對被點名來陪他的33號女孩,無論33號如何主動他都僵直身體不敢動,他不敢誠實的面對自己對性的慾望,甚至中途還離開包廂去與自己勾勾纏的女孩談判,爭執的過程全被跟在後頭離開的33號女孩聽見,當電話掛斷33號女孩拉上一狗帶去無人的廁所完成未盡的事,眾人皆醒不敢行動的他,只有在單獨時才敢展露自己的本性,更在結束眾人開車離開後,面對其他人的質問他一臉驕傲的好似是由他征服了33號女孩,然而心照不宣的是,從頭到尾只有33號女孩積極主動的企圖從一狗身上尋求滿足,宣洩完後更要一狗之後來都要指名找她,在他與她的關係中最終是由她拿下了主導權,但一狗身為男人,當然不可能誠實吐露一切,於是他在車上面對眾人逼問,只是嘴角微微上揚驕傲的吃著第一口檳榔,「我成為真正的男人」的意思明顯,不過真相是怎樣的只有他和33號女孩,以及坐在觀眾席上的觀眾才知道了。

最後附上《一狗》預告片。

20200526205042

2020 金穗獎一般作品組首獎、最佳導演、男演員|2020 台北電影獎最佳短片、攝影、聲音設計獎入圍|2020 桃園電影節台北獎入圍—《蟾鳴》。

2020 桃園電影節10/09、10/14、10/18播映。

20200526205048

劇情簡介:

鄉下青年『阿肯』,平常在加油站上大夜班,漫漫長夜時常想起幼時無數大人們前往工廠上班,村落還生氣勃勃的樣子。

這一夜阿肯迎來許久不見的童年玩伴『長腳』,本應是重逢的喜悅,但卻意外揭開阿肯記憶中不願面對的真相。

20200526205053

「你為什麼回來?」

「你為什麼不出去?」

阿肯與長腳兩人在加油站久別重逢的簡短對話,其實就訴盡了鄉村與都市越拉越遠的距離,前往都市發展意氣風發的長腳,與留在鄉下加油站打工的阿肯,兩人兒時共同經歷了村子最蓬勃的時刻,然而當工廠發生爆炸意外,又或者隨著時代變遷工廠一間一間的關閉之後,長腳選擇離開家鄉去到外地發展,阿肯則有著自己留在這裡的原因。時間帶走了村子的繁榮,卻感覺上沒有帶走兩個人的友情,但其實他們心裡都清楚知道,他們形影不離的關係早在工廠爆炸的那一天就變了。大環境整個在變,有很多人早已不在,被留下來的阿肯陷入過去的泥濘裡,他彷彿只有身體長大,而他的心好像跟著爆炸消逝後就停止成長了,不停輪迴的場景與人與對話,似乎應證了這件事,每次的輪迴就多了些不同,阿肯是否能夠慢慢接受這件事,還是依舊選擇封閉自己,繼續在荒涼的村子度日?

導演游瀚庭藉由《蟾鳴》點出了如自己、如阿肯這樣的七年級生的矛盾掙扎與茫然無力,他們沒跟上過去的工業繁榮,又跟不上未來的科技世界,卡在一個不上又不下的時間點,於是多少人便這樣渾渾噩噩的游蕩在現在,然後偶爾的被回憶漩渦翻攪,徬徨無助的寂寥感襯著昏黃的畫面格外強烈。很喜歡導演游瀚庭設計過的影像,還有飾演男主角阿肯的楊傑宇的表演,那種和世界格格不入、只有自己存在於此的樣子,和整部電影特別契合,留下餘韻可說是三部短片中最多的一部。

最後附上《蟾鳴》預告片。

photo_e179259d7ad52516c10400b1bc921b0e

2020 金穗獎一般作品組最佳劇情短片優等獎、最佳整體演出|2020 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2020 桃園電影節台北獎入圍—《主管再見》。

2020 桃園電影節10/09、10/14、10/18播映。

photo_bb052a004a7772b01bf19a3158ff9906

劇情簡介:

跋扈又重義氣的小霸王YAMAHA三進三出少觀所,年幼的跟屁蟲弟弟仔因為遭受家暴反而在少觀所得到歸屬,沉默又神秘的菜鳥筌仔身上背負著重罪,三名少年在冬季的跨年夜裡成為少年觀護所內的室友。

想做老大的YAMAHA試圖照顧身邊所有人,三人在所裡關係越來越要好、越來越適應,他卻也發現大家越來越離不開監所的輪迴。

photo_82b4fe725931925961410e19dbf32417

「不要說再見,要說保重!」

《主管再見》看似三部作品中最輕鬆愉快的,但實際上反而是裡頭最為沉重的一部。導演林亞佑的《主管再見》就像是一部小型社會縮影,儘管場景選在少年觀護所,而主角群都是未成年的少年,然觀眾都能從其中感受到心照不宣的社會運作法則。多次進出少年觀護所的主角YAMAHA,他講話大聲、桀傲不馴、總是帶頭鬧事,卻也往往最善於處理與他人、特別是輔導員的關係,就像是個經歷不少歷練變得圓滑、懂得看人臉色的小大人,在少觀所他讓自己像是個老大,唯有這樣他才不會被人欺負、講話才有人聽,這當然同樣也是他多次進出少觀所得到的心得,不過真正能夠這樣讓他氣焰囂張的原因,是他有位大哥在背後罩著他,「有事就找我大哥」、「我大哥會處理」等狂語令其他少年都又畏懼又景仰著YAMAHA,深怕一個不小心惹的老大不開心。

但事實上到底有沒有這位「大哥」沒人知道,從故事開始到結束他從未出現,一切都是我們從YAMAHA嘴裡聽見的,不過似乎光有名字也就夠了,就足夠讓YAMAMA在少觀所橫著走。可是裝終究只是個裝字,當有如神明護體的大哥沒有出現在重要的訪視時間,他內心的焦慮與不安直接顯露,不是煩躁只有他沒人來探訪,而是深怕大哥這個護身符失效。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本來跟在他屁股後頭的跟班弟弟仔開庭後被當庭責付,諾大房間只剩他和向來話不多的筌仔,他對後來的筌仔一慣的先下馬威再示好,不停的叮嚀筌仔別人問話要有回應,從剛進來到他被移監,YAMAHA還是苦心叮嚀,只是當不久後他從食堂的電視機聽見遺憾的消息,心裡好像有個什麼跟著不見了...

《主管再見》拍出了社會不成文的運作法則,要想在這社會生存,要嘛是懂得如何做人,要嘛就是要有人罩,又或者是要掌握著權力,沒人想去承認卻又不得不無奈認同。而有趣的是,導演林亞佑企圖撕下這層表象,應該說是卸下YAMAHA身上的偽裝,讓他意識到原來他根本就還不是大人,為什麼要這樣讓自己提早體驗大人的世界?早熟的模樣固然令人心疼,可終究是他把自己活成那個樣子,沒了如親人般的大哥,少了弟弟仔與後來結識的筌仔兩位好友,YAMAHA再也偽裝不了,他對只剩自己還待在少關所的恐懼,以及或許即將面對離開少關所後的未知徬徨,都映著他稚嫩的臉龐沉默而張揚著。

最後附上《主管再見》預告片。

    老子(Ol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